找出問題的根本所在 – 陳寶國博士


左起︰梁峻邦博士、陳寶國博士、馬尚修牧師
 

我在上海出生,到青年期移居香港,當時覺得前途茫茫,不知去向。如今回首前塵,看到在我還未認識主之前, 已一步步帶領我認識 。

運動不當傷背

甫抵香港,從人的角度看,是不可能再讀書的,因為我父親只是一個普通工人,但卻竟讓我去蘇浙中學補習英文。後來有朋友跟我說,有一些學府,崇基、浸會書院等,都設有入學試,並鼓勵我試試看。我就去考,在1959年進入崇基,讀化學。那時我個子蠻高,所以在第二年,同學要我參加運動會,反覆思量後,決定去推鉛球。有一次去了健身房鍛煉肌肉,但事前沒有做好熱身,便很出力去鍛煉身體,結果第二天發現坐著時很不舒服,甚至腿有點麻痺。後來輾轉看了多位醫生,但都找不出真正原因,也無法治療我的背患。我就是這樣開始背痛,前後有四十年之久。開始時很嚴重,連腿也麻痺。在崇基讀書真的很辛苦,我很努力讀書,因為要成績優異,才可拿到獎學金。在崇基剩下的三年,就是這樣熬過去。

後來到了美國,睡覺時甚至要把板放在床上才可以,不然背會很痛。感謝主,這件事讓我發現人的有限,我更深深體會到,人不能倚靠自己。到了美國知道有查經班,就很想參加,更進一步認識這位主。一年之後,我一方面更多參加查經班,另一方面又開始去游泳。那時,我真正接受主,背患開始有了起色,不再那麼麻痺了。一年中可能有兩三次會受傷,受傷後整個人要躺在地上,足有幾天甚麼都不能做,就是這樣有四十年的時間。

從「基要生活原則講座」得啟發

後來參加了「基要生活原則講座」,在很多方面都幫助了我,特別是在背患的問題上,給了我不少啟發。「基要生活原則講座」第一堂課提到,如果我們裡面有問題,就要找出問題的根本原因。因此,當我去看不同的醫生時,都會問很多問題,試著要去瞭解背患的根本原因。記得有一次去看一位脊椎治療師,他看了我的X光片後說,我兩個脊椎骨中間的距離太短,就是因為距離太短,所以絕對不能做仰臥體操,否則便會受傷。怪不得我時時舊患復發,原來這就是癥結所在。我幾次背部受傷,都是因為做這種運動。他說我要做的運動是相反的,我的動姿要在床上,整個人向上移動,並且要常常走路。對於醫生的告戒,我從命如流。這差不多是四、五年前的事情。感謝主,我繼續這樣做有兩三年,甚至完全沒有受傷。

更珍惜身體為主用

我今天很感謝神,讓我背痛的事情得到相當好的解決。我不敢誇口說我以後不會受傷,因為如果用了錯誤的姿勢搬東西,還是會受傷的。記得去年璁假,我有一天要把推車上很多箱的書推到另外一個推車上,因為沒有用對了姿勢,搬的時候就受傷了。那次我就知道,背好了也會受傷,因為我沒有用正確的姿勢加以配合。所以感謝主,因著這原因,我更加珍惜主所給我好的身體,現在去甚麼地方都可以,睡甚麼樣的床都可以,即使在旅館睡軟的床也沒有問題。我要用我今天更好的健康,為主奔跑,盡力服侍主。

這個關於我背痛的經歷,讓我看到,要解決問題,就要找出其根本原因。同時,我也明白一件事︰神造我們的身體,有自我修復的功能,當我們做對了,身體就不易受傷,可保持健康。

(作者為化學博士,台灣培基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曾在美國柯達公司任職25年。)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現代穆斯林知幾許 - 馬兄(福音機構負責人)

03/06/2005 – 25 以珥月 5765
    伊斯蘭教是全球第二大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