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灵复兴︰圣灵的临在

莫树仁

没有彰显等于没有临在吗?
“圣灵的临在仍有吗?”这样问是因为已有一段日子,没有经历到圣灵的临在。“但怎样可以知道有圣灵的临在呢?”它不是一种大部份人都可以感觉得到的集体经历吗?正如我们过往经历过的,特别在敬拜之中,当人感受到圣灵的临在,通常都会有不寻常的表现,有时痛哭流瓷A有时抱腹大笑。
近期自己教会的确少见了这种情景,这是不是证明圣灵已没有像以前那样与我们亲近呢?我应该赶快做些什么,好使教会可以重新经历到圣灵的临在?毕竟,寻求复兴是一条漫长的路啊!在重重焦虑底下,慈爱的主教导我不少新的末 A包括我对圣灵的临在欠缺完整的观念。

 的临在要经由我的感觉吗?
几个月前,正值教会庆祝十周年,我为教会作了一次全面性的异象重整。第一篇的题目是〈小组教会何去何从?〉,提到我们已实践小组模式十年了,有不少组长开始感到有点疲乏。他们需要生命重整,而教会也实在对他们有所亏欠。
讲道完毕到了服事的时候,我特别为一些愿意承认疲乏的领袖祈祷。出来接受服事的领袖不多,但在祈祷时却见到有不少眼泪。我感谢圣灵在这些人身上动工,可是并不见得圣灵有很大的临在。
但其后有一位敬拜队的姊妹告诉我,她信主年日不算长,刚加入敬拜队不久,也承认在加入初期,唱歌很生硬,直至近期才逐渐改善。但在这次敬拜中,忽然间整个人被一股很强烈的感觉抓住,震撼得不得了。她事先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但由于她并非一位领袖,理应不会对讲道内容产生很大的共鸣。我多谢她与我分享这个经历,圣灵没有从我的感觉去显示 的同在,却是透过这位姊妹的经历显明出来。
怎能有这种事发生?我身为牧师也感受不到,可能大部份弟兄姊妹也没有这种感受。但这又何妨呢!圣灵却选择了一位平凡的姊妹来显明 的临在。再者,最后我也得了莫大鼓励。这至少表示我做对了一件事,就是传讲了一篇正确的信息,正好配合到圣灵作工的方向。

不能支配,却能期待
想起一位敬拜先驱LaMar Boschman讲过,敬拜的目标是经历圣灵的临在,然而这又不是敬拜事奉者可以支配的,他们的责任只是尽力做好本份。他借用了一个比喻︰美国德州一所大学曾作过一个露水形成的研究,他们很想知道到底露水是从天上滴下来的,还是从地面上升凝结而成水份。这好比圣灵的临在,到底是由天而降、永不可捉摸的现象,还是可以由人达到某些条件而得到的结果。
研究结果显示,两者都不是。科学家找不到绝对的答案,他们所知道的,是当空气达到合适的温度和湿度,加上合适的环境因素,露水就自动形成。
也部A圣灵的临在也是同样道理。我们渴想圣灵的临在,就只管尽力做好一切 曾指引我们要作的。尽了该尽的责任之后,把感觉放在次要的位置,然后继续热切地期待圣灵,会在这星期日大大彰显 的临在!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160 间教会信徒 齐心为族群罪孽痛悔

21/02/2004 – 29 细罢特月 5764
  【本报讯】基督教杨梅灵粮堂主办,约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