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 Got a Message!

莫树仁

笔者十多年前肄业于一所尊崇圣经研究,并且视释经讲道为金科玉律的神学院。自毕业后,就忠心耿耿地奉行这教训,每次预备讲章都必尽力遵照神学院所教导的步骤,并且会花上十多个小时,做足一切准备工夫。

虽然辛苦,但也见到这些工夫的回报。不记得有多少回,在预备的过程中,竟然被自己所预备的说话感动得不得了,甚至流泪。于是第二天主日便怀着极兴奋的心情上教会, “I’ve got a message!” 期待着会众会惊讶他们的牧师会讲出一篇如此震撼人心的道。可惜,往往这只是一厢情愿的美丽图画!一些弟兄姊妹听后的确受感动,但整体的反应仍算不上震撼。

周而复始,开始感到有点疲乏,因为预备讲道不同于预备一般教学,需要付上极大的心力。神学院的老师不是说过,神必会使用讲道去改变人心吗?为何我见不到“该见到”的果效?我不敢怀疑讲道本身的能力,也没有妄自菲薄,归咎于自己没有讲道恩赐。或部A我预备讲道的心态与过程首先需要更新罢。

正是这样。自圣灵的更新工作临到教会,我开始发现到一些以前预备讲道的问题,包括过份紧张一篇完美的信息,不少时候绞尽脑汁地工作,以至缺少足够时间在神面前安静、等候,容让圣灵叫我想起主对我们所曾讲过的一切话。不论我自己对会众有多大的熟悉,但惟有圣灵参透万事,知道甚乐才是最适切的信息。

放下自己最有“把柄”的东西,脆弱地来到神面前,容让圣灵有权作 喜欢的事,是进入和持续圣灵充满的不二法门。英国著名讲道家、解经家和宣教士查德域(Samuel Chadwick,1860-1932),曾有过如下的经历︰
“那是个周末的晚上,我独自在房中祷告求主赐福翌日的工作。不久,我感到圣灵在我全身运行,并叫我知罪。他像探射灯一样,灵光一闪,照亮我脑海中引以为荣的讲章。我内心的挣扎持续到主日凌晨。然后,我站起身来,拿起我珍贵的讲章草稿,塞进炉子里,烧个清光。从第一天我的“五旬节”经历开始,我便成为一个领人归主的人。就在第二天,我的工作满有能力,有七个人悔改,他们每个人,都是我经年累月向他们讲道而不果的。…这个运动推展至全村,令数以百计的人悔改。”

将一篇引以为荣的讲章烧掉,并不代表着对圣道的不敬。所烧掉的其实不是神的说话,也不是讲道者的饭碗,而是讲道者的“专业技俩”、自我价值认定的量度器和“把柄”。其实只要能做足等候、聆听神、忠心读经与解经、对受众生命需要的关切等工夫,又当这篇道传讲以后,就相信圣灵自有 工作的方式与时间。若能如此,讲道就不再成为重担和带给传道人Monday blue的原凶,而成为我们享受神,并经历与圣灵同工的途径。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好莱坞“属灵大觉醒” 神正搅动掌控电影电视的主管

07/02/2004 – 15 细罢特月 5764
【编译平山/Religion Journal一月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