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与教会仳离的缩减(下)-【选民系列】专栏

2010年10月,教皇本笃十六世邀请来自中东各教会的180位主教在梵蒂冈会面,他呼吁这些阿拉伯基督徒领袖成为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冲突的和解中介。希腊梅尔基特(Melkite)教会的大主教西里尔·萨利姆·布斯特罗斯(Cyril Salim Bustros)对此善意却存相反看法:“圣经不能用来证明犹太人返回以色列并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是正当的,也不能用来证明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土地是正当的。我们基督徒不能说‘应许之地’是犹太人的专有权利。这个应许被基督取消了,不再有选民——所有国家的男男女女都成为选民。”

他的言论证明,替代神学及其基督教巴勒斯坦主义仍然主导著一些教会。即使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承认犹太人仍然是神的选民,但这并不意味着会完全同意犹太教的四大支柱,尤其是土地问题。2015年5月13日,梵蒂冈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意味着梵蒂冈同意“两国方案”分割土地。而5月14日是以色列国独立日,巴勒斯坦人称为Naqba日。Naqba的意思是“‘灾难’,其中大约三分之二的人口成为难民,失去了对独立战争前他们居住的大部分土地的控制和所有权。”罗马教廷于1994年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但并不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根据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第181号决议,梵蒂冈支持圣城国际化。

在新教方面,最新的突破是2015年11月11日EKD(德国福音派教会)对反犹主义的谴责。新闻稿称:“EKD大会120名成员一致决定,德国福音派教会的决策机构,放弃了16世纪神学家迫害和驱逐犹太人的呼吁。路德曾希望剥夺犹太人的公民权并驱逐出德国。”EKD是德国信义会、改革宗和联合教会的遮盖机构。近500年来,德国主要新教团体首次在反犹主义问题上与其创始人马丁路德保持距离。然而,德国的突破并不代表全世界的新教和福音派教会的整体改变。美国的长老会、美国的福音派路德教会、联合卫理公会以及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等新教教会,要么反对以色列“占领土地”,要么支持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去抵制西岸和戈兰高地定居点生产的以色列商品。

去犹太化、反犹太化和替代神学导致教会脱离以色列,并将自己定位为神应许的绝对继承人。通过这样做,布拉顿(Bratton)评论说,基督教会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异化自己,这意味着教会成为迫害包括犹太人在内不同信仰的人之机构。莫尔特曼断言:“今天的教会越是从这种滥用自己的行为中解放出来,它就越清楚地认识到以色列是它的永恒起源、历史伙伴和希望兄弟。”如果以色列是教会的起源,那么它也是教会的未来。与以色列连结就是让教会与以色列建立伙伴关系,共同为世界带来希望。


黄濠光牧师博士,现任神召会友爱堂堂主任,曾任国度复兴报及国度杂志总编辑。毕业于美国福乐神学院及新国际大学。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学修课,熟悉以色列近代史。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从终点开始的旅程 -【回家的旅程】专栏

11/02/2022 – 10 亚达月I 5782
当赵仲权牧师分享回家这个旅程的开始,他曾谈到与戴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