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到会”传万家:黄瑞君 -【巾帼战士】专栏

黄瑞君(黄姐)牧师,过去是香港伯特利教会慈光堂主任牧师,以及天梯使团义务总干事。黄姐18岁就决心服事中国,后来被神呼召进入教会服事,中间经历许多圣灵的工作,因着顺服神而屡次突破生命的难关,直到50岁的时候,神亲自启示,要将香港托付给她,使用她兴起了18区的“福音遍传运动”。

立志成为道弹

1989年,香港教会经历巨大震动,当时黄姐大胆向教会执事会提交了一个宣教训练计划——训练和差派50位弟兄姊妹进入中国服事。执事会以“诸事体大,从长计议”为由回应黄姐。谁知道,第二个月,教会执事会的9个执事有7个决定移民,计划就被搁置。之后两年里,黄姐前后多次前往美国一教会群体教导及训练,亦因此往该教会在中美洲建立的福音站,与一群来自中国的年青人会面。黄姐带领他们认识主,亦被他们的故事深深感动,在回程的飞机上就写下一个10年进修计划书奉献给主,立志装备自己成为“道弹”(真道的飞弹),用10年时间读通旧约新约,进入中国服事。

重拾带领的身分

谁知道,回到香港,第一天回到慈光群体中,当时她是慈光的义务传道。一位领袖一见到她就问:“你愿意回来带领慈光堂吗?”他想黄姐回去为此事祈祷。“我当时觉得一定不是回来慈光的,所以我回答他,回去祷告一个月。”第二天,黄姐打开圣经,灵修祈祷,按著次序去读以西结书3章。“那天我读这章经文,觉得信息有些不同。其中一句‘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民那里去,乃是往以色列家去。’是直指着我!”黄姐明白这是神的心意,为著不能去美国读书,黄姐哭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主带领我处理了很多创伤,有一天,在与主的对话中,我问神,为何你造我是一个女性,不造我是一个男性呢?因为很多华人教会觉得女性做带领不对。主说,打开你的圣经,看加拉太书3章28节:‘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黄姐惊讶以前从来没有留意“或男或女”这4个字,原来在天父爸爸眼中,没有分男或女,也从来没有讲过男人才有领导恩赐。“我很震惊,如果神不是给错恩赐,写错圣经,那就是我自己搞错了,教会传统搞错了!”

福音到会异象

1997年,黄姐被邀请去内地作培训,那里的年轻人99%是农民,只有小学学历,每年只有40天可以学习。“我在那里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回来10年,教导他们如何布道植堂。”1998年8月某一天,黄姐为著12月去作训练的事祷告。忽然之间,主对她说话:“我没有将中国托付给你,我将香港托付给你。”“当时我脑中骨牌般出现很多过去的景象。信主早期,每次崇拜完,我就会隔着天台的铁丝网,看万家灯火,心想,主啊,如果福音可以送到人的家里就好了。7年后,我去秀茂坪一间小学开荒,第一次去视察时,站在小学天台上看着整个东九区,又说了一句话:“主啊,今次是万千广厦,如果福音可以到会就好了。神透过我的口连焦点也说出,福音到会。原来神真的将香港托付给我。”

集体聆听顺服主

1998年9月中,黄姐与教会领袖一起开会寻求主,慈光可以为祂作什么?与会同工、长执在集体聆听中领受要在香港所有球场搞嘉年华会。“我就暗地里祈祷,如果这事出于你,我需要有一个人出来与我(揹镬)共同承担。”黄姐与长执同工们分析,如果慈光要完成这件事,五年后慈光可能会“干塘”,因人力和资源大量输出所致。当时全场寂静,然后有位长老自言自语,整个下午神明明这么说的,如果我们顺服神,那么慈光存在的意义可能就是要回应主的这个心意,如此慈光完成任务要结束就结束吧! 全体欢呼!

遍传改变教会

1999年,慈光开始做18区福音遍传工作。黄姐分享,福音遍传运动,是神国氛围的彰显,是一个使徒性的运动,改变了香港教会许多牧者领袖的眼光,去怜悯贫穷人,接触社区。当时慈光将最精锐火热的100个人送出去,在18区奔走5年,后来更加入了慈光强劲的长者走祷队。“在遍传运动中,平均与10个人分享福音,就有7个人信耶稣。教会实行总动员去支援遍传,儿童区的孩子也去长洲宿营遍传福音三天。有一个10岁儿童对着一个家族讲道,20多个大人中有10多人信耶稣,很奇妙!后来,九龙城和油尖旺区每个小区都有遍传工作。遍传产生什么效应呢?!就是教会群体影响社区,社区影响政府部门,部门影响社会福利政策,让教会能够租用政府公共屋邨的地方,重回社区服事。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担当举足轻重的角色。圣经也记载了女士师底波拉率领希伯来人成功反击迦南王耶宾的军队,她有勇有谋,又有公义慈爱。在现今华人教会里,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属灵领袖,本专栏由国度复兴报编辑部撰写,透过她们的生命故事,述说巾帼战士的特质,激发女性回应时代的任命。

 

 

admin

发布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Next Post

中国的卧谈会-【回家的旅程】专栏

21/10/2021 – 15 玛西班月 5782
中国的回家旅程,是从13个人的关键少数聚集开始。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