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同行系列 – 施達雄牧師、施以諾


施以諾
 

施達雄牧師
 

遮蓋、承傳與祝福

施達雄牧師、施以諾
關係︰父子
同行年日︰超過30年

施達雄牧師
1940年出生在台灣三級貧戶(即最貧困的)家庭,擔任景美浸信會主任牧師35年,曾任中華浸信會聯會主席及台灣浸信會神學院董事長,著有講道集《耶穌所講的比喻》、《用真道栽培自己》、《心靈快餐》等40多本著作。

施以諾
現任輔仁大學醫學院職能治療學系專任助理教授,業餘作家,著有《心靈小點心》、《態度決定了你的高度》、《信心是一把梯子》、《內在三圍──頭圍、胸圍、肚圍》等12本書,著作屢獲港台「湯清文學獎」、「金書獎」等多個獎項殊榮。

訪問◎王麗媚
圖片◎受訪者提供

施氏父子各於不同地方服侍,父親乃牧師,兒子則是醫科專才及業餘作家,二人熱心寫作,著作均獲台灣政府嘉獎。施達雄牧師已於2002年退休,因健康問題未能受訪,由施以諾分享兩代同行的經歷。

問︰彼此最大的差異是甚麼?

施︰據我媽媽的描述,除了一個念醫學院、一個念神學院之外,性格與作事方式其實非常相似!

如真要講「差異」,清末有兩個宣教士──戴德生與李提摩太,後世曾有學者將晚清的宣教路線給粗分為「李提摩太路線」與「戴德生路線」兩種,所謂的「李提摩太路線」乃指李提摩太后期所採用的宣教策略,注重運用文化、文字、書籍、媒體來改變社會人心,進而進行廣泛的宣教與松土;而「戴德生路線」則較注重委身於牧會、植堂。當然,這兩個路線並不是衝突的。

談到彼此的差異,相對而言,施達雄此生的事奉策略比較偏重「戴德生路線」,而施以諾目前的事奉策略則是很明顯的傾向「李提摩太路線」。但基本上沒有影響到我們的關係。

由於他所擅長寫的是「講道集」,而我所擅長的是「小品文」,曾有人說讀施達雄的書像在吃德州牛排,而讀施以諾的書像在吃精緻法國菜。我們的文風其實很不一樣。

問︰曾否經過磨合的階段?

施︰沒有,我們一向不會太不合。可能因為我從小他就生病,所以我一直都很聽他的話,不忍激怒他。

問︰你期望對方如何跟你相處?他是否達到你的期望?

施︰我大學時,他曾跟我說過一句話,他說︰「不要看到其他年輕人做甚麼就想去做。有些服事施以諾不去做,還有別的年輕人會去做,且會做得比施以諾更好;但有些服事施以諾不去做,其他年輕人不會去做,即便是牧師、傳道人有心想做也做不好!」我一直把這句話放在禱告中,後來,上帝便帶領我走上「文字事奉」的路!小時候,本來爸爸一向希望栽培我用音樂來事奉主,而不是文字,他曾表示︰我竟在大學三年級就出了第一本書,且在二十幾歲時就拿了「湯清文藝獎」,這是他當年所完全想像不到的事情。

問︰在關係的融合上,哪方面仍需努力?

施︰都很好。但目前他臥病在床,且無法言語,所以沒有空間探討這類的問題。

問︰你認為兩代同行的最大祝福是甚麼?

施︰兩代同行的感覺很溫馨!例如當我們要出版時,能互相幫對方的書寫推薦序,那種感覺真的很溫馨!

他的生命也叫我很受激勵。他後來得了「慢性肺阻塞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簡稱COPD),是一個必需戴著呼吸器才能維持生命的人,但他即便帶著呼吸器,仍寫了兩本書。如果一般人是用筆在寫作,那麼,他可以說是用呼吸在寫作。這樣堅持文字事奉的生命力讓我驚艷,為我立下了良好的榜樣,是值得我一輩子學習的態度。

或許是受到了這樣一個好榜樣的激勵!讓我對「文字事奉」更有熱忱,如果他帶著呼吸器都能寫作,那我這樣一個正常人呢?我曾向上帝祈禱︰「主啊!若是禰許可,我願意為禰寫作寫到八十歲!而若是禰真讓我寫到八十歲,我願意在有生之年,盡力用筆為禰影響『一億人』的生命。」這份「用筆影響一億人」的事奉心志,跟爸爸所留給我的「身教」(戴著呼吸器仍繼續寫作)很有關係!

我很愛我爸爸媽媽,後來,我用我寫書所得的部分版稅成立基金,辦了一個「雄善文學獎」,其宗旨是「為基督創辦一個獎勵年輕人寫作的事工」,獎名「雄善」二字就是取材自我父母親(施達雄、鄭淑善)的名字。2009年第一屆雄善文學獎有香港的得主,2011年會有第二屆「雄善文學獎」的徵文,詳情稍後公佈。歡迎香港青年寄件來台灣參賽。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希伯來傳統與教會生活的關係

18/05/2010 – 5 西彎月 5770
  基督教信仰的根深深紮在希伯來土壤裡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