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觀點】退而不休的終生事奉

年長一代的華人吃苦耐勞,工作認真勤勉,這種工作文化在華人教會中亦是一大特色,許多牧者辛勤牧會多年,直到臨近退休,才會考慮尋找合適的接棒人。許多牧者進入退休階段後,因為過去的身分建立在牧會的職事上,退休後對身分的定位感到迷失和恐懼。香港教會應該如何看待牧者退休後的角色轉變?退而不休的觀念又應該如何在基督身體中運作?2022年踏入40週年的錫安教會,在數年前也順利完成主任牧師的交棒,今期國度觀點專訪了創辦牧師趙仲權,談及有關屬靈領袖如何扶助下一代接棒,以及終生事奉,多代同行的關鍵。

(撰文:莫嵐)

香港牧者領袖在任現況

根據教新2019年香港教會普查結果,全港華語堂會共1305間,當中有148間堂會沒有堂主任,有217間表示其堂主任是60歲以上。另外有307間表示其堂主任已有退休的計劃。

根據政府統計處8月11日公布最新本港人口統計,在移民潮下,本港淨遷移數字自2019年底起錄得負數,離港人數持續上升。2021年年中至2022年年中的離港人次再創高峰,錄得1997年有紀錄以來最高離港人次,達11.3萬。教新總幹事梁國全傳道指出,移民潮影響了教會原訂的領袖傳承計劃,有教會堂主任和接棒者均選擇離港,最後催化堂會興起第二線領袖,他鼓勵教會要支持年輕同工或女教牧擔任要職。

根據以上數字推測,未來數年,在全港1,305間教會中,將有40%的教會面臨交棒考慮,同時有11%的教會需要尋找合適的牧者領袖。如何選擇和興起合適的接棒人,將是香港教會未來的一大重要議題與挑戰。

聖經中關於服事人員供職的論述

對於利未人的服事原則和職能,聖經中並沒有提到退休的概念,而是按照工作要求,體力和經驗,轉換不同的服事崗位。

民數記8章23-26節,「從二十五歲以外,他們要前來任職,辦會幕的事。到了五十歲要停工退任,不再辦事,只要在會幕裡,和他們的弟兄一同伺候,謹守所吩咐的,不再辦事了。」

利未人滿五十歲後,便要停止處理與會幕有關的體力勞動,退下來的利未人仍然擁有參與社群的角色,並且可以留在會幕幫助新一代的利未人,承擔看守會幕的工作。

聖經中亦指出,長者生命中所累積的智慧能夠扶持和幫助下一代興起。長者能夠站立在不同位置,以不同方式繼續服事神國,年長的世代有使命,亦有能力去傳承下一代,使神國的工作能夠延續和擴張。

詩篇71篇18節:「神啊,我到年老發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 


華人牧長扶助新生代接棒

被神膏立和認出

Caleb牧師

大約5、6年前,趙仲權牧師正式將錫安教會主任牧師的職分交給兒子趙士敬(Caleb)牧師,以及屬靈下一代張適慧(Rebecca)牧師接任。

關於教會交棒的過程,趙仲權指出,神已經預備了教會,在祂所設立的時間裡,認出這些被選召的人。因此,他們首先被神任命,而不是被人按立的。當時整間教會分別出3天來禁食禱告,然後有三位先知向即將接棒的牧者發預言,教會亦有一個長老團向他們釋放屬靈的祝福,然後由大家認可的使徒戴冕恩牧師啟動按立禮。「因為教會建立在使徒性和預言的根基之上,先知和使徒為將來的季節按立領袖,然後我看見神的恩膏臨到他們。因此,別人不只是認出Caleb和Rebecca是我們的兒女,而是神在這時刻揀選和按立的牧者。在他們周圍的所有人都認出他們。這些都是被膏立的特質。」

「交棒不是時刻,而是一個旅程;交棒不是儀式,而是一個生活方式;交棒不是選擇,而是末世神必然的心意;交棒不是交棒,是一起同跑。」

尊榮神所設立的權柄

交棒成就後,教會父老亦尊榮接棒的下一代在地方教會帶領的角色。戴冕恩牧師亦說,雖然他在列國中有服事,但是在地方教會中,他尊榮Caleb和Rebecca帶領的角色,也祝福他們承接一切過去父老所擁有的。「不是因為他們是教會領袖的兒女,而是在靈裡認出,他們是有這一份。」

在Caleb還小的時候,神就跟趙仲權牧師的太太May說,你在撫養將來的神國將領。May常常在外面如此介紹Caleb:「這是我的牧師,他不只是我兒子。」她現在最喜歡的牧師就是自己的兒子Caleb,她不但自己會用心去聽Caleb的講道,還會向其他人推介他的講道。

曉林牧師

錫安教會曉林牧師說:「媽媽May從內心深處欣賞自己的下一代,這是很多父母不一定有的胸懷。」曉林也坦言,在教會交棒的初期,她亦經歷生命的轉化,以致能夠順服神在教會設立的權柄,同時看到父老對下一代的尊榮。「我跟上一代比較熟,交棒以後,我還是習慣去找趙爸。『爸爸,這件事情我有這個想法。』他說:『不,現在你去問Caleb牧師。』」

「趙仲權牧師沒有越過已經設立的權柄,但是我不習慣,我還要禱告連結。這迫使我必須攻破自己對Caleb的不熟悉,必須認出他是我的牧師。本來我服他是因為他是牧師的兒子,但現在他是我的牧師。這是我裡面的轉化,而這個轉化需要長輩的榜樣,當他這麼謙卑去服事下一代,我就要問我自己,我的牧師到底是誰。」


終生事奉  永不言退

趙仲權牧師交棒後,亦進入新層次的服侍,成為列國的父親

兩代同行 彼此成全

關於牧者退休與身分定位,趙仲權又指出,家庭是永遠不會退休的,只是不同代的人站立的位置有所不同。父母會一直陪著孩子,幾代人同行往前走。因此,錫安教會沒有退休的觀點,上一代非常保護下一代,知道在一個成熟的,下一代可以顯在人前的時候,上一代會成全神在這個時刻所做的。而且教會不只是他們兩代領袖的同行,而是整個家集體的同行。

有一段時間,趙仲權牧師在列國中有太多服事,有時候回來教會參與崇拜就靜靜的坐在後面,結束後就開心的與大家擁抱。

在服事同跑的道路上,趙仲權牧師曾對兒子Caleb說過,遇到高牆,我會盡全力把你們扛過去,你們就繼續向前跑,爸爸累了,可以留在這邊。當時Caleb如何回應,不,爸爸,我會招聚孩子們,一起把你抬過來,一起同跑。

「有父有子的同跑,就成全了瑪拉基書4章6節,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這是神國的必然,如果沒有這個成全,就沒有辦法向前走。」

趙仲權牧師在崇拜結束後,開心的與大家擁抱

天上的爸爸仍在說話

趙仲權牧師有三位屬靈爸爸,即使他們已經不在地上,他仍然常常提起他們。「因為為父為母不是看得見的,而是靈裡認人,我是有父親的,哪怕他是在永恆之中做父親。」可以說,這三位爸爸到現在都還沒有退休,還在說話,因著兒子的緣故,他們依然在向我們這個世代說話,在為趙仲權牧師禱告。曉林分享,「如果教會有這樣的文化就很安全,因為我們都在永恆裡面,我們要像耶穌,帶很多兒子進入榮耀。」

很多事奉神的人,覺得他們的上一代走了就是不能再見了,如果我們仍然看我們的屬靈父親還與我們同在,這是其中一條鑰匙,彰顯出幾代同行的恩膏,破除領袖交棒後對於自己身分和定位的恐懼,以及被棄絕的咒詛。

貝博志牧師(Bob Birch)

趙仲權牧師的屬靈父親之一,貝博志牧師(Bob Birch)的最後10年,是為了趙仲權和戴冕恩這兩個兒子而活的。在他彌留之際,雖不知道趙仲權在哪裡,他對太太說:「Gideon(趙仲權)會來看我。」他那時在重症病房已經不吃不喝8天了。不久後,趙仲權果然從馬來西亞趕回來了。昏迷中的父親聽到久盼的兒子的聲音,竟然抽動起來!

趙仲權緊握貝牧師的手說:「貝牧師,你是這個世代的西緬,主應許你,在回天家前會看到末世的復興。我相信現在這個復興的嬰孩即將出生了。如果你同意就握我的手。」昏迷中的他,竟然握了趙仲權的手兩次。趙仲權知道他靈裡完全清醒。


香港的新皮袋

在過去幾年,五旬節聖潔會的幾間堂會都經歷交棒,而且接任人都是比較年青的牧者,其中擁有112年歷史的香港五旬節聖潔會筲箕灣堂,於今年8月1日正式完成主任牧者的交棒,服事了教會33年的簡劍發牧師,退下前線,正式任命教會漁民第三代,青年傳道胡凱澄(阿澄),成為教會的主任傳道。當時簡劍發牧師與教會的核心領袖團隊,一同透過集體聆聽向神尋求啟示,最後經過多方面的印證,以及考察,認定阿澄為下任接棒候選人。2018年,阿澄還是二十多歲的年青人,經過4年多的預備,她成為教會主任牧者。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國度1分鐘】因信仍在說話的拓荒者

17/01/2023 – 24 提別月 5783
「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在說話。」(來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