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對講 (7)全職事奉與神學訓練

為探討年青人與上一代的想法差異,促進兩代間的理解和溝通,我們透過不同年齡信徒對同一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不同世代的心聲得以向信徒群體傳遞。

你如何看全職服事?該具備什麼的資格和預備?是否必須接受神學訓練?

+按圖放大

 

進入神學院是其中一種進修渠道

我認為,學習神學是去學神和神的話語,是畢生的學習,不是頭腦知識上的運作。進入神學院是其中一種進修渠道,或許比較有系統,在資深牧者和老師的保護和同行中循序漸進學習,不容易偏差。我蒙召的時候孩子剛出生,我沒有進神學院學習,而是從向牧者請教釋經學開始,再透過閱讀不同書籍、報讀個別課程和研讀聖經來裝備自己。

我會鼓勵想全職服事的弟兄姊妹先了解社會和人的需要,求問神自己的恩賜和職分。作為牧者,我會跟他一起去檢視內在生命,認清自己有哪些不足或會影響日後的服事,然後再根據他的異象和恩賜,建議他所需的裝備。不同神學院有不同的神學觀,對服事的方向有決定性的影響,同時我會鼓勵他向不同派別的人學習,開闊服事的眼光。

認定自己是祭司的身分

我認為全職服事就是作祭司,因此每個信徒都是在主面前作全職服事,所需要的預備是認定自己祭司的身分,預備自己的生命,不一定要進神學院學習。當我們清楚知道自己的身分,就會有相應的行為。現今社會轉變得很快,我發覺過往從神學院學到的知識和服事的經驗已經不足夠。我們需要與聖靈有好的關係與相交,讓我們每天都有從神而來的話語(Rhema)、智慧和啟示,知道如何去行。

我們的服事最重要的是真理,如果現今神學院的訓練能讓學生知道整本聖經(Logos)是神的劇本,帶領他們認識神如何在不同的季節,透過不同的人和事,向人顯明祂的救恩。一切都在神的導演和掌管之下,我們只管做好被揀選的角色。其次,神學院應該提供關於末世和主耶穌再來的教導,不然在充滿疫症和災難的日子,他們無法讓所牧養和帶領的弟兄姊妹有盼望。

學習神學幫助我鞏固真理的基礎

全職服事重要的是要清楚神對自己的呼召,不然很容易落入打工的心態。服事是基於愛主的全人回應,順服神的帶領,選擇不斷去愛和突破自己的限制。

我在全職服事幾年後,發覺自己需要在神學知識上打好基礎,就開始兼讀神學課程。學習神學對我最大的幫助是鞏固真理的基礎,讓我能準確辨別和宣講從神而來的信息。然而神學院的訓練比較多是學術研究和知識的傳遞,在如何實際運用聖經知識和回應這個時代的需要,我主要是透過看書和網上資料,以及海外禱告學校的網上課程等渠道學習。

神學院訓練較缺乏靈性和心志操練

我認為回應全職服事的呼召,要先清楚自己的異象與熱情,相比神學知識,生命的素質和成熟度更為重要。根據我讀神學的經驗出發,神學學習有助我整理信仰、觀念以及核心價值,並建立好的基礎去認識神的話語,對我現在牧養年青人的服事是有幫助的。而根據我與教會實習神學生互動的經驗,感覺神學院的學習比較著重於頭腦的認知和如何做事,但在靈性操練、培育心志、整合異象等層面就比較缺乏。

當有弟兄姊妹表達有全職服事的呼召,我會鼓勵他先在神給他的異象上作出嘗試,不一定要馬上接受神學訓練。如果呼召是在教會服事,會鼓勵他在教會實習一年,再按他的恩賜和特質建議合適的裝備和訓練。

年青人以行動回應宣教呼召

我曾前往中東地區宣教,根據我的經驗,如果是宣教服事,神學知識不是最重要的裝備,更重要的是認識當地的情況、文化和生活。當面對教育程度不高的福音對象,擁有豐富的神學知識未必有助我們帶領人信主和進入與耶穌更深的關係,尤其是兒童和婦女,加上語言的限制,莫說神學,聖經知識他們都未必能明白。

與其花時間接受神學裝備,我會鼓勵有宣教心志的年青人早一點出工場,可以考慮先去一年,讓自己更深入體會當地的生活和文化,以及對宣教有更全面的看見,這樣才能了解工場的需要,更認識和看見自己生命的不足,才能知道自己需要什麼裝備,將來的路該怎麼走。

受訪對象:小新、家明、陽光、Sharry、陳慧貞牧師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齊關以新媒體推動禱告 華人青年人關愛新一代穆斯林

20/01/2022 – 18 細罷特月 5782
推動年青人參與本地宣教 由本港十多個差傳機構合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