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邦信徒與以色列在基督裡成為一個新人,這是連結與合一,都有聖經的根據(弗2:15),然而在神學上卻有爭論。接續上期提到的關於替代神學、兩約神學以及聖約觀念的爭論,今期將討論第四個神學議題——末世論。

聖經論到末世,是當耶穌回來與選民猶太人相認(太24:30-31),因此猶太人從世界各地回歸及以色列復國是主再來的必須條件,這也是聖經應許的(結37:21)。幾百年來,篤信聖經的基督徒一直期待關乎猶太人和以色列的預言得以應驗。

從1897年起,錫安主義運動標誌著選民恢復過程的開始,但因著納粹德國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猶太人復國的機會甚為渺茫。結果二戰後,猶太人在大屠殺的灰燼中起來,於1948年5月14日在應許之地建國。到今天,住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已有六百多萬,超越了被納粹軍人屠殺的人數,而全球猶太人的人口約有一千五百萬,這表示仍有過半猶太人住在以色列境外。

聖經預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要將以色列人從他們所到的各國收取,又從四圍聚集他們,引導他們歸回本地。我要使他們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為一國」(結37:21-22)。這是神要做在以色列身上的,相信也可以計算耶穌回來的時間表。彼得塚平牧師認為,以色列在末世論中佔了重要的位置,跟世界歷史和時事同步。他提出時針和分針的比喻,說以色列是時針,快接近午夜十二時,即主的再來,而分針代表列國,教會須將福音傳遍天下,這樣主才再回來。

這個比喻說明,以色列和教會是同行去實現神的計劃。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外邦基督徒也是神的選民。彼得說:「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彼前2:9),但這不表示有兩個選民。

猶太人一直都是神的選民,並沒有其他民族替代過他們。外邦信徒之所以也是選民,皆因藉著基督加入了以色列,這就是保羅所說的「一個新人」,就是重生的猶太人和外邦人在基督裡合而為一。外邦基督徒不是與全以色列合一,只與那些在基督裡的猶太人合一,一同祝福以色列,叫選民能活出其命定,成為外邦人的光(賽49:6)。


黃濠光牧師博士,現任神召會友愛堂堂主任,曾任國度復興報及國度雜誌總編輯。畢業於美國福樂神學院及新國際大學。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學修課,熟悉以色列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