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染SARS到信主 恩典滿溢

從染SARS到信主 恩典滿溢
陳政偉/台北靈糧堂
今年5月7日上班時,一如往常上班前先量耳溫槍(應SARS期間),溫度37.6,有發燒現象,但那天還是將班上完回家,大約晚上因有發燒現象也是先服用藥後入睡,但不知為何高燒不退,而且有越燒越高的趨勢,自己感覺不行了,自行前往醫院急診,醫師剛開始也是照程序做檢查,X光片輕微白點,自己也覺得沒什麼大礙,便又自己回來,一早情況不但沒減輕,而且是越來越嚴重,到晚上再度前往急診,當初自己怎麼想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是疑似SARS病患。原以為隔離一天就沒事,門外的妹妹及同事都來探望,其實當時我一直覺得沒那麼嚴重,但不知為何燒就是降不下來,到了早上急診醫生及感染科主任都來探望,不知事態嚴重的我,還以為大驚小怪,到了中午妹妹堅持不讓我上醫院隔離病房,當時還一度需轉到設備比較好的教學醫院,或閉O天意吧!當妹妹與我商量好留在原本的醫院時,全國任何一家醫院都進入備戰狀態,而且全面封院。當時我的父母都傻眼,慌了分寸,不知如何。很感謝妹妹盡力的護衛我。寫到這都還會難過落瓷A真是患難見真情!之後,便送至負壓隔離病房,接受治療。

一度想跳樓
到了病房高燒還是不退,到現在我還記得是在一個星期天,因發燒不退,護士穿著厚厚的隔離衣,大顆汗小顆汗,加上防護鏡也起霧,就是找不到血管,因為左右手均已經被針注射到淤青,非常痛苦(無論是我或是護士)。那個晚上,退燒針也打了,藥也吃了,連冰枕也用了兩次,起初燒退至35度,但冰枕拿去,這下完蛋,全身發抖,真是很難形容,抖到自己害怕起來,我是怎麼了。凌晨,護士進來換藥,大大小小全部的針大約有十支左右,有些針還會因藥的成份會將針孔堵塞,針孔堵塞又是另一個折磨,又要請護士進來通,痛死人了。那晚,真是難過極了。不知為何,自己卻想喝廁所的消毒水,但此時的自己要從病床起來都很難,真是痛苦。結果,打消喝消毒水的念頭,卻又浮出跳樓的念頭,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慢慢地拖著點滴架到窗口一看,心中真是絕望,窗戶太高了,根本上不去,之後又乖乖走回床上。
或閉O太絕望了,好渴,拿起同事送來的大悲水,想喝時,腦海中卻又猶記同事說要念口訣,當時的我,真的很渴,根本不管什麼口訣,一口喝下去,一來解渴,一來看是否有神跡出現。說到這,現在自己都覺得荒謬,在未信主的時候,我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無論颳風下大雨甚至大颱風,幾乎這些年,每每遇到假日一定上山去求平安(拜拜),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效。住院期間,爸媽什麼都可以拜的神都去,三太子、佛祖都去問,但我的燒就是沒退,住在隔離病房一直無法改善病情,但這病情實在太毒了,潛伏在身體,幾天後,開始呼吸困難,喘得很厲害,最後,到根本無法起床,上一號也沒力氣出力,三餐都沒食慾,幾度呈現昏迷狀態。印象很深刻,一天晚上突然從腦海中有影片底片,小時候到現今的畫面,就在那剎那間,我知道自己完了。就像我們參加運動會拔河一樣,就差那一步就可以了,但身體就是使不上力。

篤信佛教病中呼求耶穌
我不知昏睡多久,護士(值大夜班的)輕聲安慰我,你要加油!我們大家都會盡全力幫你(救你),在那剎那間心中有個聲音告訴自己要活下來,平時篤信佛教的我,不知為何一個人孤獨面對天花板,雙手緊握說︰「耶穌救我」。我暗自流著熱瓷A真的很無助。隔天,我被送進更嚴重的負壓病房,做更多的治療,就在這時候,媽媽兒時的玩伴螺花阿姨,來電鼓勵我,並教我禱告,但我並沒特別留意,但阿姨特別叮嚀說,明天會有一位動生阿姨會為你禱告,其實我也應付一下說好。(此時的我高燒未退,而且在喘)就在動生阿姨幫我做電話禱告,阿姨講了一些我從沒聽過的話,此時因喘得很厲害,也沒多說話,靜靜聽,只覺得電話那頭的人是不是中邪,跟小時候電視機看到那位宋能爾牧師一樣長相嗎???禱告完畢,我也跟著講「阿們」,阿姨就告訴我說︰看詩篇第九十一篇倚靠耶和華者得脫離諸難,我就點頭說好。不知為何,晚上我就自己為自己禱告,很神奇,我的病漸漸獲得控制,雖然沒發燒了,但還一檢查再檢查,X光一直照,幾乎動員全醫院員工,在這同時,我開始學會感恩,同時在花蓮的阿姨那邊,整個教會也為我祝禱。我真得非常感謝大家,但燒退並不是好了,我開始如同動物園的獅子、猴子走來走去繞圈圈,左三圈、右三圈打手機。(告訴大家那一個月我手機費大概八千塊吧!)無聊到報紙從報頭看到最後一個字,也釵酗H會問為何你不會看電視,但那時我根本不敢看,每台都在報SARS,我真得嚇呆了。

決志受洗的過程
就這樣待在醫院快一個月,我終於出院了,重生的感覺真好,需感謝的人很多,但我的身體並沒有完全康復。出院三個月左右,才恢復元氣,從走路會喘到現在能使用滑步機跑一小時,感謝主。就在這時螺花、動生阿姨來台北參加九月份趙鏞基牧師特會。很巧,阿姨邀請我參加的特會場地,剛好在我家對面的台大巨蛋體育館,盛情難卻,老實說我也想去看看為何有那麼魅力,可以從花蓮特地來聽,一早會場好多人,阿姨開始給我介紹,幾乎花蓮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耶!就在這時,音樂開始唱詩歌,一首接一首很熱鬧,跟我對基督教的印象完全不同我開始與在場每位弟兄姊妹同唱,不知不覺我熱痊 窗A《主你永遠與我同在》這首歌的歌詞深深觸動我心深處,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這就是我在找的。晚上,阿姨一同到家中傳福音,原本以為爸媽會很排斥,後來,我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而且更神奇,爸媽同意我信主。
其實在小時候看到別人上教堂都好羨慕,但礙於家中拜拜因素,而且我又是獨子,心中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在特會的晚上,讓我更訝異,有人久坐輪椅,居然可以站立,真是太神奇了。就在特會完,阿姨幫我一對一輔導,我竟然會說「方言」,但我心中還是不安,因為我擔心沒有人帶領我瞭解,就在我擔心時,神也幫我預備了一位很好的人就是我的小組長─晴美姊,我開始參加小組,但在第一次要去小組時,心中開始猶豫要去嗎?我開始被從前的信仰阻擾,在受洗那一禮拜,天天作夢,印象很深,有一個夢境是我國小、國中到專科的所有好同學在同一個教室,所有人都背棄我,最後我退學。隔天我就跟晴美姊請教,晴美姊告訴我那是阻擾,起先我也並不為意,但第二天、第三天都作夢,夢到全家要去玩,但我被很多貓攻擊,星期三,一早我卻無法起身,不知為何,我按手禱告,奉主耶穌的聖名得釋放,事後我告訴父親,父親馬上拿消炎藥給我,妹妹拿中醫的藥貼給我,很神奇,週四參加早上小組聚會,我告訴小組的姊妹,沒人相信前一天的我無法起身,週五晚才神奇呢!我夢到邪靈氣憤說「你走吧!」週六,九月廿七日受洗的清晨,當我要開車出門,一開門我呆住了,我家車庫前被兩輛車及摩托車包圍!我慢慢的開出去,前往山莊受洗。受洗時,又驚又喜,老實說有點緊張,當牧師為我們禱告時,有一股熱流從我背後流入,那時,我知道我與耶穌同在,心中好喜樂,老實講,在沒信主時很少哭,現在特別會被聖靈感動而落淚。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西非渴求「希望之書」對抗回教的教導

27/12/2003 – 2 提別月 5764
【編譯Echo Mission Network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