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中領道士歸主 -【火煉的使徒】專欄

1974年5月3日,我接到政府的通知,要我5月4日到縣城參加宗教洗腦班。我認定這是神的祝福,算我配爲祂的名受苦。我一口氣跑回家,向母親歡喜地述說神的奇妙,卻沒想到這一別就是七年啊!當時聽說洗腦班需要20天的時間,媽媽把全家僅有的5塊錢掏給我。誰知那5塊錢的本金,成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五餅二魚。 我們華人歸主團隊是5塊錢起家,一直走到今天。

在洗腦班中,我一天被打3次——上午、下午、晚上,也稱「三打」。他們用橡膠帶打我們,並且拳打腳踢,我們經常被打得全身流血,遍體鱗傷。有的人當時被打到傷殘,出來之後才慢慢恢復。 這樣嚴刑拷打的目的是要我們放棄信仰,但是我們這些人卻寧死不屈,無論怎樣打,都絕不妥協,不放棄信仰。5月5日,他們將我和其他10個人帶去遊街批鬥。圍觀者有的砸石頭,有的吐唾沫,有的謾罵,有的痛恨,也有替我惋惜的。到了會場,他們先宣布罪狀,然後「革命群眾」高呼口號,群眾再上來控訴我們。甚至也有熟悉的朋友、認識的人,為了更快晉升,也照樣上來控訴、毆打。還有人捏造說我也向他傳過道,真是世態炎涼!當我從西華監獄回來時,還以為他們都因此升官了呢。結果一打聽,很多都死了。他們如此費盡心機,賣友賣主,最終也沒有得到他們所想要的飛黃騰達。

我當時真的覺得主再來的日子近了,那些人無緣無故地打我們、恨我們基督徒,這不是正常,完全是出於那惡者撒但的。這也應驗了聖經的話說,我們為主的名被萬人恨惡。在那段日子我每天都是默禱,雖然不能出聲,但卻不住地與主靈交,倚靠祂,d求祂加給我們眾人力量,讓我們能站立得穩。

這次的宗教洗腦運動中,有一個道教的道士叫高蘭聚,四十二歲,高中學歷。他的口才流利,儀表堂堂,是道教的後起之秀,也是一位道教的忠心追隨者。他算是一個重要案犯,被分配和我同住一個房間。那天我因為陪伴一位教會母親而受苦,他也在現場。他目睹了我挨打的過程,深受感動。當天我們都被審問過關後,在一個角落裡,他向我小聲而堅定地說:「榮亮,我信你的主行嗎?」我說:「歡迎你,但是為什麼?」他回答說:「你們的信仰是真的,別的宗教全是假的。我從今天起改邪歸正了。」我立刻在浴室為他作決志禱告。第二天他就剃了頭,脫去道士服裝,正式歸主。他宣告除了耶穌,別的都不是神。

過了三天,高蘭聚因為歸主後心裡火熱,被公安發現。 公安捆他打他,問他為什麼改信基督教。他回答因耶穌是真的,道教的老子是假的。公安又問:「你怎麼知道耶穌是真的呢?」他答:「我看到了許多見證。張榮亮在死亡的邊緣上,卻無怨無悔地為另一個人挨打,信念那麼堅定,深深地打動了我的良知,所以我棄暗投明。我感謝政府辦的大型洗腦班,要不然我無法接近基督徒,更看不到這樣感動人心的見證。」

公安氣憤極了,於是給他戴背銬一天的刑罰。高蘭聚戴上背銬後,因雙手無法自由活動,公安派我去給他餵飯;上完廁所後也不能自己擦,所以也是我幫他擦。高弟兄對我說:「可惜道教界只讓我一個人來,若來一百個也都要悔改。」基督教的愛,是其他 宗教無法比的。這愛必贏得整個中國。

這真是「死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別人身上發動」。這是一個用血澆灌出的苗子。日後高蘭聚作了教會的同工,到處傳揚神的福音,為耶穌作見證。他的見證會感動不少 道教界燒香的男女,與他一起共稱耶穌基督是主,讓主的名得榮耀,教會得復興,人心得歡欣。


張榮亮是中國教會最黑暗時期的福音拓荒者,其創辦的華人歸主教會(前稱方城教會)是中國五大家庭教會之一,他走過如同在爐火中行走的歲月,也見證了中國家庭教會從火中出來的血淚史。本專欄節錄自其自傳——《火煉的使徒》。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神國降臨(二)擁有完美君王的國度 -【復興以色列】專欄

09/09/2022 – 13 以祿月 5782
我們如何形容「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如果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