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受敵的生活 -【火煉的使徒】專欄

因著詩歌本和聖經的事,最後上級決定給我留黨察看三年的處分,並把我送到王莊生產隊進行勞動改造。王莊生產隊距離我家十多里路,有專人監督我,連家人都不准我見,更不用說弟兄姊妹了。在王莊的那一年,我是在上千隻眼睛的監視下,幾百張嘴的威嚇下,幾百隻手指的指責下生活,那是多麼艱難、困苦、飽受折磨的日子啊!

過了一段日子,葉縣郭莊的李文生弟兄心中火熱,前來與我見面。我心中特別激動,當時我求主一定要給我們機會交談,哪怕是一句話。主忽然開了我的心竅,提醒我:前面不是有個公廁嗎?你們假裝上廁所,不就可以說幾十句話了嗎?我照做了,李文生弟兄隨後也假裝上廁所。我們交談了幾分鐘,心中高興極了。因為在患難時刻,神終於差人來安慰我,心中有說不出的歡喜。從此以後,那個廁所成為我會見弟兄們的一個平台。多麼奇妙啊!誰能想到平日又髒又臭的廁所,竟成了愛的會客廳,成為弟兄們團契相交,彼此鼓勵安慰的好地方。那個年代,對我而言,那個廁所竟勝過一切富麗堂皇、賓朋滿座的高雅地方。

1972年6月底,我勞改已經快一年了,可想而知我心中對主及聖經的話語渴慕到什麼程度。白天幹活時,我只能心中默念神,晚上沒人監督的時候,就偷偷起來與神親近。每夜起來三次禱告,每次皆穿好衣服、洗臉,然後才跪下禱告。一天晚上主對我說了句話:「再過四天,給你預備一輛自行車。」得此話語,我 欣喜萬分。我向主發出的無數「信件」終於有回音了。

第四天的早飯之後,生產隊隊長對我說:「你今天和幾個地主分子去交公糧。」我們用人力車拉了10車小麥到鎮上交公糧,誰知糧管所的人一驗就說麥子沒乾,還得再曬一天才收。這時已經下午6點了,又不能再拉回去,於是只好留宿,明天再曬。但我們晚上沒有被子蓋, 無奈之下,大家推派我去找。我來到一個叫至彥賓弟兄的家,找出10條被子。我先和彥賓弟兄說好,被子交給他們後,趁他們感激之時,再拉我到他家裡住。我假裝不願去他家,然後他硬拉,我就裝作只好去了。我來到彥賓弟兄家中,連坐都沒坐下,就立刻出發去找教會。

我往拐河鎮南溝李莊李河弟兄家去。那是不用電的時代,家家都不關門,於是我悄悄進入李河弟兄家。他家在主裡久經考驗,事主忠心。一進去便看見幾個人在禱告,再一聽,全是提名讓主釋放張榮亮弟兄:「主啊,袮釋放榮亮,他在那裡困苦,祢幫助他。袮站在他的旁邊, 袮與他同在。」「祢是彼得的神,也是榮亮的神。袮怎樣救彼得,也必怎樣救榮亮。」我立刻跟著說:「阿們!」當時我激動不已,大聲流淚哭 泣。大家一看是我在他們中間,每個人都站起來,拉著我, 分不清是哭是笑,全都激動萬分,稱耶穌是活著的主,祂使天使釋放彼得的事件重演。當時整個拐河教會都在為我禱告。

我連夜又跑到10幾里外的邢書典弟兄家。那天聖靈特別的工作,是主耶穌預備好的日子,又是主開道路的一 天。那天的信息特別蒙神祝福,邢弟兄講的是列王紀下6、7章。就是說,別看今天環境多麼窘迫糟糕,你知道明天如何嗎?如撒迦利亞書8章23節所記載,10個人必拉著1個猶大人的衣襟說,我們也信你的神。教會將會大復興。我的心大得安慰,深受鼓舞,邢弟兄的講道,使我渾身都是力量。

下午回到鎮中的糧庫,見到同行的人正在入庫交糧,沒人問我去了哪裡,也沒人問我做什麼去了。原來這就是主說的「自行車」,「自行」的意思是「主自己行」 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主為我預備一切。四十多年過去了,那天的奇蹟,到今天仍無法忘懷。

 

 


張榮亮是中國教會最黑暗時期的福音拓荒者,其創辦的華人歸主教會(前稱方城教會)是中國五大家庭教會之一,他走過如同在爐火中行走的歲月,也見證了中國家庭教會從火中出來的血淚史。本專欄節錄自其自傳——《火煉的使徒》。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你們為我的緣故都要跌倒 -【國度角度】專欄

11/07/2022 – 12 搭模斯月 5782
主耶穌用他自己擘開的身體和血與門徒立下新約(太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