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7日,纽约市砲台公园城(Battery Park City)学校的学生在犹太遗产博物馆前迎接一棵充满历史故事的树,该树是二战时期犹太孩子于集中营种植的树的后代。

1943 年 1 月,在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的泰雷津 (Theresienstadt) 集中营, Irma Lauscher老师将一棵树偷运到营中,让一些被纳粹党监禁的犹太孩子可以秘密庆祝犹太树木新年(Tu B’Shevat)。当时孩子们用他们配给得来的饮用水来灌溉培育树苗。15,000名被关押的儿童最后只有不到200人幸存下来,而这树在1945年集中营解放时仍屹立不倒。树下放了一个标志,写着“这棵树的分枝代表着我们的人民!”幸存者将树命名为“生命之树”。

1980年代期间,人们从生命之树上折下树枝,移植至耶路撒冷、三沈市、芝加哥和费城。现在,以色列以外最多大屠杀幸存者及其后裔居住的纽约,也将培育生命之树的后代。树木由犹太慈善家Roger Pomerantz博士捐赠,又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农场种植了7棵从生命之树折枝种植出来的树,他把其中一棵捐赠予位于砲台公园城的犹太遗产博物馆。这棵被称为“儿童之树”的银枫树目前高15尺,将在砲台公园城的犹太遗产博物馆前永久安家。犹太遗产博物馆主席并执行长Jack Kliger表示:“我们希望每个走过的人都看到这段历史。不仅要记起,更能明白何谓面对巨大困难的抗逆力。”

98岁的幸存者Fred Terna在奉献礼上给儿童之树浇水

12月2日,犹太遗产博物馆与砲台公园城的市政府联合举行奉献礼。曾被关押在泰雷津集中营98岁的幸存者Fred Terna在奉献礼上给儿童之树浇水。被问到是什么驱使他们能坚持并存活下来,Terna说:“即使在集中营里,被囚者依然持守着他们活着的道德价值。这就是让我能继续前进,继续坚持下去的原因,这些都在这树上体现出来,感谢你们的记念。”

大屠杀历史学家Michael Berenbaum表示:“当时被囚的孩子在种植一棵树,而它将活在他们不会存活的世界里,这表达了他们对未来的信念和精神上的抗御。如今,那些孩子的精神得以延续。”与泰雷津集中营的生命之树一样,儿童之树会由孩子们照顾,并成为砲台公园城学校大屠杀教育课程的一部分。

祷告:愿先人坚韧和愿意奉献的精神得以传承,孩子在栽种的过程看见神创造的奇妙,为神所赐的生命而感恩。

(来源:Jewish Telegraphic Agency纽约时报,2021年12月2日,许文颕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