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聖靈在中國做了一件奇事:中國的父親是兒女的眼淚哭出來的。第一位被點將出來的中國父親是張榮亮牧師(亮爸)。亮爸是中國教會最黑暗時期的福音拓荒者,他創辦的華人歸主教會(前稱方城團隊),是中國五大家庭教會之一。亮爸生於1951年河南方城一個窮困的木匠家庭,少年信主,後來為堅持信仰而數度入獄。1971年至2011年間,亮爸6次進出監獄,度過共16年的鐵窗生涯。每次出獄後,他就繼續熱心傳道,推動了河南大復興。亮爸和太太育有兩個兒子,全家一同事奉主。他的著作《火煉的使徒》(香港國度事奉中心出版)一書,爲神在中國家庭教會的奇妙作為勾勒了歷史性的圖畫。

有人問他的教會大約有多少人,他說:「五百萬人吧,保守一點。」這位謙卑的神的僕人理當是中國父老,但故事沒這麼簡單。下面是他所分享,中國兒女們怎樣用淚水把他這個父親喚出來的精彩故事:

2011年10我剛出獄不久,就有兩位姊妹叫我去武漢。我推辭說還沒有到家不方便。我想這群城市人都是富人,我是窮人,不是一塊兒的人啊!要參加他們的分享,我為難,心裡有點拒絕。後來她們說:「你忙,我們來找你。」哎呀,這群人要找我,還不如我去找他們呢。因為他們來,我怎麼招待呢?我剛從獄中出來,對社會的一切都比較陌生我就乾脆找她們去了,當時不知道爲什麼心中很歡喜。到了武漢,那裡的人十分熱情,都稱我爲亮爸,我有點不好意思,這個稱呼對我來說有點太大了。

後來仲權牧師說話了,說這些年我們不在家,他作了中國的代理爸爸,現在我們從獄中出來了,中國應該有自己土生土長的爸爸讓在十字架道路上一塊兒哭過笑過的人來帶領中國,作中國的父老。讓我來作爸爸的代表。

我感覺這個任務好大啊!這麼大一個國家,將近一億名基督徒,現在的基督徒又有文化又有修養,讓我這個山裡放羊的老農民來作這個國家的父親,我感到不配不稱職。我對他們說,等別人來作這個角色,我不行。我只會粗手粗腳地帶領羊群,禱告醫病趕鬼還可以,當爸爸,我沒有那身量,擔不動啊。

當時我們是初次見面都不熟悉,他們都圍上來,要我作中國的爸爸!他們哭,一直求告神,他們的眼淚和迫切實在感動了我中國哪裡來這樣一群人啊!路得姊妹說:「我們都是你養的,都是你生的。」我心裡想,不對呀,我沒有來過武漢,咱們不認識,這是第一次見面。他們知道我心裡想什麼,他們說:「傳福音給我們的人,不是你就是你的團隊,不是你的團隊就是你團隊差派的人,不是差派的人就是受團隊影響的人。總之,我們要稱你為爸爸!」

 我的心受不了我自己的羊,團隊裡的人,經常和我在一塊兒生活的人,還有拒絕我,背叛我。這群人沒有見過我,反而說是我生的。這個見證太催人淚下了,我被吸引感化了……在感召之下,我默認了。

一個爸爸站出來了,五大家的父老們也就一個個站出來了!這些中國的父親不是完美的,但是他們不是人選拔出來的,是在中國下一代無父的哀哭中,被聖靈催生出來做這個時代的先鋒爸爸。有人說他們不能完全代表中國的父老,其實他們不是自願的。他們不圖名不圖利,只因爲中國需要爸爸,他們就勇敢地擔當和站立。神在等著中國的父親出現,因為祂要將一把重要的鑰匙交給中國。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