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全球不少城市經歷封城,許多人被迫與親人、朋友隔離。英國約克大學和林肯大學共同研究發現,超過90%的受訪者認為,他們的寵物幫助他們度過封城期,而96%的受訪者說,寵物幫助他們保持活躍和身心健康。

神造亞當夏娃以後,交給人類的第一個工作是為動物命名。「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創2:19)「命名」(naming)動物的重要,猶如父親為兒女命名一樣,反映了神創造人與動物和諧共處的心意。自從人類敗壞墮落以後,就使罪玷污了整個世界,土地受到詛咒,動物的習性也被改變,人與動物之間的關係亦遭到破壞。

長久以來,歐洲人都認為,人比其他動物高級,因為神按照祂的樣子造人,動物不具理性、沒有靈魂,存在就只是為了被人類取用。1822年,一位英國國會議員理查・馬丁(Richard Martin)提出世界上第一個保護動物法案——《殘忍對待牛隻法案》(俗稱「馬丁法案」)。他還以此法案成功起訴一名虐待驢子的男子。此後,人們愛護動物的意識才漸被喚醒,成為世界公認的道德準則。

近年,一些服事在囚人士或隱蔽青年的事工開始引入動物輔助治療,尤其是經過訓練的導盲犬,狗醫生等。封閉心靈、與世界斷絕連結的人士,因著狗狗的無聲陪伴以及聆聽,重新打開心,恢復與人的聯繫,受傷的靈魂得到安慰甚至醫治。今天生活節奏急促的都市人,對一切事物都失去耐心,這種單純的陪伴就越發顯得彌足珍貴,而且正正是人最需要的,對付孤獨的良方。從人身上未能得到的陪伴和愛,卻在過去被視為「低人一等」的動物身上得到滿足,可謂是對人類的諷刺,也是提醒,今天我們有多願意停下來,認真聆聽別人的心聲,關心別人的感受和想法呢?

另一方面,照顧動物也成為一個橋樑,幫助人走出自我世界。今期封面報導中提及某機構透過訓練一些隱蔽已久的青年人成為領犬員,幫助他們重新投入社會。狗狗的真誠和單純的回應,令他們看到自己的付出能夠為它們帶來快樂和感謝,也是從另一個側面讓他們得以體驗何謂「施比受更為有福」的屬靈原則。

願這種人與動物之間的互動關係能成為一座延伸的橋樑,促進人類群體之間的和諧與共融,這也是神創造的心意之一,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