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一本基督教書籍《抗衡文化的健康教會》出版,作者在其中提出,建立文化是建立健康教會的關鍵。」文化,是由擁有相同生活環境的群體,共同認可及推崇的價值觀和行為的集合。同時,文化也是一直處於融合,演變和革新的過程。無可否認,不少文化在時代巨輪的輾壓下而消失中,而不同文化和科技的互相碰撞,亦時刻催生出新的文化,甚至好與壞的文化從同一個群體中產生。

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的迷人之處在於,過去的殖民地歷史令她大量吸納了西方文化的精粹,同時也由於這特殊身分,讓這片土地沒有經歷過內地的文化清洗,得以保留了不少中國的傳統文化和藝術。例如粵曲文化,感恩文化,勤勞文化,男女平等文化等。同時,一些都市特有的陋習和毛病,例如冷漠文化,享樂文化,自私文化等亦在香港深深扎根。

在神的計劃中,教會本應是天國文化的載體和代言人。當教會未能真正擁抱天國文化,停留在口號式的宣傳,與天國文化對立的次文化就會在群體中增長,並且形成與天國文化抗衡的力量。例如虛假文化的滋長,使教會滿足於形式化的活動,失去真實愛人的能力;教會青少年中間的叛逆文化,致使他們不認同上一代的看法,故意反其道而行,甚至離開教會。光明與黑暗的勢力是相爭的。耶穌說:「一個人不能侍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侍奉神,又侍奉瑪門。」(太6:24)當教會失去積極推崇天國文化的熱情,就會成為滋生敵擋神文化的溫床。

翟辛蒂(Cindy Jacobs)在其著作《天國•革新》中曾這樣說,「當復興發生時,很多人生命經歷極大的改變,然而若是整體的文化並未改變,隨著社會和文化的影響力再度回來,人的生命很快就會回復過去的光景。」若是要復興和轉化真正在我們的城市中發生,並且是持續發生,我們就要成為被天國文化改變的人,並且成為文化的建造者,推動天國文化入侵地上,改變地上的文化體系。教會應成為文化改革者的訓練基地,差派門徒進入各個領域推動轉化,推動天國文化運動的興起。若是未信群體,都願意擁抱和參與天國文化運動,那麼土壤中的荊棘就能被除去,成為好土去預備迎接神的復興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