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圖放大

為探討年青人與上一代的想法差異,促進兩代間的理解和溝通,我們透過不同年齡信徒對同一議題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不同世代的心聲得以向信徒群體傳遞。本次參與主題討論的信徒為黃傳道、薛傳道、豪仔和曉娟。

Q對於屬靈父母,你有何看法?

回答一:

對於屬靈父母,我有兩個層面的認知:1、我是否認出他們是城市的父輩;2、他們是否我個人的屬靈父親或母親。站在這一代,其實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尊榮屬靈的上一代,這不是關乎他們是否想要「屬靈父母」這個名銜,而是我是否尊榮某些人是主所揀選去守護城市的父老。若我在靈裡認出他們,我很自然會稱呼他們為父母。對我個人來說,我也有自己的屬靈父母,那麼他們就不單單是城市的父母親,而是我個人的父母。這兩個層次是有分別的。

回答二:

屬靈父母對我來說,需要我們彼此靈裡認出,他們是神委派來帶領我的權柄,是我們能夠跟隨的。屬靈的父母異象或屬靈遺產會傳承給兒女,一方面他們會令你成長,另一方面我們會承接他們的異象,上一代的異夢是會成為我們的異象。

年青人未必信耶穌後就需要有屬靈父母,要看生命的階段,因為神有祂的時間,以我為例,我曾向神求屬靈父母,當時神說暫時不會給我,後來在適當時間神就使我認出屬靈父母。

回答三:

我第一次聽到屬靈父母這個詞,是在一個年青人營會中,聚會中有一個環節是邀請上一代作出關懷的行動,例如擁抱。當時我以為關顧我們的人就是屬靈父母,後來我發現,關顧和同行的人也未必是。現在我認為屬靈父母是很認識我們的人,能夠時常提點我們,幫助我們進入命定。我覺得年青人需要有屬靈的家和父母,但兩代之間需要時間磨合,建立真實的關係,以致屬靈父母所講的,我們能憑信心去做。

回答四:

對於屬靈父母這個稱呼,我感覺是沈重的,教會有弟兄姊妹會叫我媽媽,但他們未必真的聽我的教導,尊重我在他們生命中的位置,一起尋求神的心意。甚至有肢體在移民前一週才通知我他們要離開,因為我是他們的「屬靈媽媽」。

另一方面,屬靈父母是神的揀選,教會中我是很多人的媽媽。例如我帶人信主,在小組中培養他們成長,為他們祈禱,而他們也會聽從我的意見。反而在這些服事中,我會享受作屬靈媽媽。神揀選人成為屬靈父母,那麼他們就不單是生出孩子,還要養育他們,栽培他們,與他們分享成長的喜樂。

Q兩代之間如何溝通和同行?

回答一:

兩代間的溝通和同行是分階段的。第1個階段,當我們還不夠成熟時,我們應該順從屬靈父母的權柄。第二階段,當我們生命足夠成熟,我們應該衡量,如何將神放在我們兩代之間。當我與上一代意見不同,我不是不聽他們的話,而是要相信主在我們中間。我要來到神面前求問,求主去改變和攪動我們,然後我要等候神的時間,使轉變發生。

回答二:

有一定困難,最難拿捏的是父母的看法,他們是否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因此需要同行才能進深真實的關係。某些時候,我也會不明白上一代的想法,但因著同行就會明白他們的深遠用意。

Q香港教會要活出屬靈的家和父母文化,有何難度?

回答一:

當家的概念被帶進年青一代中,就出現了一個試探:年青人想認「很勁」的人做屬靈父母。實際上屬靈父母不關乎「勁不勁」,而是真正能提升你的人。基於香港的文化,很多年青人還不完全明白什麼是屬靈父母,還是有「跟師父」的習慣,只想跟從很厲害的人。

另外,有些年青人認了屬靈父母,但是不跟隨。他們或許因為同輩壓力而認;或許原生家庭問題令他們很需要關愛,以致投射到屬靈父母身上。結果他們認了,卻實質什麼也沒有發生,只是滿足裡面的需要,這樣的「認出」是沒有用的,也得不著家的恩膏。

回答二:

現在很多年青人在家中嚐不到父母的愛,但若在教會能夠找到屬靈父母,是一個很大的醫治。我發現現在教會很留意行政,建立系統和規矩,但誰願意委身每個星期抽出時間,苦口婆心的教導和牧養?很多人看不到這些的重要,除非他們真的很愛神,才會願意承擔牧養的事奉。

另外,牧者今日作為屬靈父母,他們是否知道求問神,多些得著神牧養,多些聽神聲音。如果牧者不是這樣跟隨神,他們牧養出來的人如何就可想而知。屬靈父母這個話題是很深的,香港教會是否真的明白,還需要進一步求問神。

Q你認為作屬靈父母或兒女的關鍵是什麼?

回答一:

最重要相信神給你的屬靈父母,或許有時我們會疑惑,但始終他們有權柄,我會選擇相信我的父母。作為兒女,跟隨很重要,我們不可能完全明白他們的用意,因為總有原因他們比我走得更前,成為我的帶領。

回答二:

兩代要有共同的追求才會有關係,我認為要有祭壇。不是說我們是父母,孩子就一定要聽我們的話,我們能一起祈禱就很不同。祭壇的關係是一起的,神會在祭壇中向我們說話,使大家一同成長。我們要拒絕公式化上教會、祈禱和讀聖經,我們需要健康的生命。例如和下一代一同敬拜,畫畫,創作,一同求問神和追求成長,互相欣賞,就會一同經歷神,脫離沈悶的關係,才是有屬靈關係的兩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