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於公元三世紀的古代體育館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對啟示錄七教會「分門別類」:耶穌對有些教會「有讚無彈」,是好的;又有些教會「好壞參半」,要學習當中的教訓;而其中兩間教會就掛上「只有壞,無樣好」的惡名,佼佼者應是撒狄(Sardis)教會了。事實上,耶穌對撒狄教會的確非常嚴厲,在寫給撒狄教會的信中,責備他們的行為沒有一樣是完全的,「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體育館內部的柱樓建築,刻有文字

撒狄是呂底亞王國的商業中心,後來也是波斯帝國和羅馬時期的重要城市。城中有發達的染羊毛業、織地毯業和奴隸貿易等。流經這裡的河中更盛產金沙,據說現存最古老的金幣也是於此地鑄造。另外,撒狄位置險要,城下都是懸崖峭壁,防守時有著居高臨下的優勢,穩如泰山。

撒狄遺址中的亞底米神廟,規模僅比以弗所的神廟略小

事實上,撒狄教會「死於安樂」。撒狄教會並沒有像示每拿、別迦摩教會那樣,受到外來的逼迫,也沒有遇到尼哥拉黨、巴蘭,和耶洗別等錯謬的教訓。相反,撒狄教會,以至整個撒狄社會的問題是太過安逸,鬆懈懶散,失去了警醒。教會在繁榮安定下,看似行穩致遠,實則失去信仰。而城中明明有險可守,殊不知城外的懸崖中原來有一夾縫,後來被攻城的波斯士兵發現,上山偷襲時更發現撒狄軍隊竟然全無戒備,結果城池被輕易奪取。然而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撒狄繼被波斯征服後,後來又再一次被同樣手法偷襲成功,一點教訓也學不到,實在笑話。

亞底米神廟旁的小教會,是後來才建成的

今天的撒狄遺址剩下的,確實「只有表面」:當中有希臘時期建成的宏偉的體育館,內有大型浴場,柱廊也有希臘刻字;城中的亞底米神廟據說規模僅次於以弗所,神廟側邊有後來建成的猶太教堂。美國的考古探索隊曾於1926年到撒狄遺址中找到當時呂底亞王國的金幣,相信是現時人類社會文明中,最早製造鑄幣的地方。

屬於呂底亞王國所鑄之金幣

然而,再差的撒狄,耶穌還是給予盼望:「你們還有幾個名字是沒有玷污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着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的。得勝的,將照樣穿上白衣,我將不會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而且在我父和他的眾天使面前。我將要承認他的名。」(啟三4-6)不玷污自己衣服,就得自己警醒小心;而撒狄原是在生命冊上有的名字,卻因人不珍惜而被塗抹了。時勢真惡,我們都要穩守,以至到最終都能保存自己的名字,加油!

撒狄遺址之上存有古代建築的衛城,地勢險要
圖片來源: 維基網站;CORNELL CHRONICLE


波波Sir,大學社科系老師,尤愛鑽研世界歷史地理。「出発(發)進行」是一日本漢語,意思是指在列車出發時,車長發出的「指差喚呼」。香港人酷愛旅行,在疫情反覆,不能外出的日子,讓我們以相片帶動眼睛旅行,透過遊歷七教會,以信仰反思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