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傳承敬拜」新歌發佈會於430日舉行。由去年8月開始,入圍的8個隊伍與導師經歷8個月的同行,與導師一同發佈10首新歌。「傳承敬拜」平台是由香港基督徒音樂創作人合作成立,致力推動本地敬拜創作,興起廣東話敬拜。今屆入圍新歌不少是與醫治有關,反映了神透過音樂和藝術創作等不同媒體,述說對於這個城市的醫治信息,鼓勵上一代與年輕人互相包容,彼此同行。

醫治成為創作主體

入圍歌曲《苦》的創作者陳旭麟分享,當他寫這首歌時,正值香港和世界都面對很大的苦難。因為他職業的緣故,在工作中能接觸到很多生命,看到很多破碎和艱難。他寫這首歌,原本是想呈現那種壓迫和痛。然而經過幾個月與導師同行的創作旅程,他的屬靈生命進行了很多反思,讓他明白,即使在這種痛和苦中,仍然有神的同在;即使有跌碰,神也會將我們扶起。「透過他們的引導,我就在歌中加入這些元素,令整首歌得到蛻變和昇華。」

《縫補有時》創作者V Yim分享,團隊成員都是與精神健康有關的人,其中有精神病康復者、家屬以及職員,音樂讓他們走到一起分享心聲。新歌談及在一個撕裂的世代,我們如何學習與人溝通,看到別人的強項,透過神去縫補關係,不同的人是可以共融的。

傳承敬拜新歌發佈會導師及創作者合照

傳承敬拜導師之一,玻璃海樂團團長Gabby Yeung亦發佈了新歌《患覺》,她談及這首歌是她生命中的一個印記。「它陪伴我度過人生一段很難走的時光。當時我發現自己失去了一個小生命,我很難接受,之後還接二連三收到很多壞消息,如同一浪接一浪向我衝過來,推倒了我。但在創作過程中,感謝與我同行的導師,是我們五個人的創作治癒了我。」

透過新媒介觸摸生命

Pastor Lindy

Pastor Lindy Heung,國際神召會(ICA)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校長,禱告醫治室負責人,接受本報訪問時談及,從疫情爆發直到現在,禱告醫治室從來沒有停止運作。去年初疫情突然爆發之際,Lindy考慮到病人離開家不安全,於是她讓團隊每人都帶電腦來,在辦公室用電話、zoom(線上會議軟件),以及微信等方式接觸那些需要醫治的人。團隊大約有40個人,分成兩人一組去服事,一個星期六能夠服事90人。有一段時間疫情很嚴重,團隊也不能見面的時候,他們就在家操作,每個星期有50-60人在線上服事。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很奇妙地,透過線上禱告服事,同樣得醫治。「神在教我們,祂是沒有限制的神,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止祂工作。我們也告訴那些尋求醫治的人,不用等下星期禱告醫治室的服事時間,是神在醫治你們,繼續接收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與神連結。」

Lindy指出,神是做新事的神,祂在教祂的子民,不要一成不變,就算耶穌做醫治,也沒有一次是相同的。我們常有自己的計劃和喜好,但神打亂了,讓我們跟著祂走。她感受到,zoom是神給我們的一個祝福,例如她最近進行了一次醫治服事,其中一方在香港,另一方在澳洲,透過網上連線,在1小時15分鐘內,就解決了家族幾十年的問題。Lindy又指出,關於醫治服事,其實我們不用挖盡腦汁去想如何為他們禱告,有時只要按手在人身上,說主耶穌祢祝福她,神就會親自工作。最重要的是讓他們與神連結,神就有祂工作的方法。

神親自在兩代中作工

在今年入讀香港超自然事奉學校的學生中,大約60%為20-30多歲的年輕人,打破了歷來的收生紀錄。Lindy指出,他們的年輕學生生命存在很多破碎,與父母關係不好。她感受到,現時社會上多了很多沮喪和憤怒的年輕人。而教會中父親的形象較弱,世界很注重人的工作能力,但忽略了以父母的愛去愛那些年輕人。很多年輕人能夠非常獨立地工作,卻少了父母的遮蓋。「服事年輕人的牧者,一定要去愛年輕人,關顧他們的切身問題。大部分人的問題是源自於原生家庭的問題。」

Lindy在課堂中常要處理醫治的問題,甚至在面試中,她也要求學生要注意與父母的關係。「因為與爸爸關係不好,我們很難連結天父,看天父也會看得不夠準確。醫治很重要,尤其對於年輕人,如果他們站的位置不對,就很容易出錯。」

Lindy又分享,過去一年他們接觸到一個住在深圳的女孩,她患有甲狀腺癌以及相關的疾病。醫生説這個病只能靠吃藥控制,不能根治。這個女孩每個星期六在zoom上與同工見面,但病情都沒有什麼突破。但是在今年2月,他們終於有機會問起她家裡的情況。原來她和父母的關係很差,童年過得很不開心。「破碎的關係是醫治的最大障礙,於是我們和她進行心靈醫治,身體就有突破發生。」兩個星期前,她去醫院進行常規檢查,醫生看過報告的數字後感到很奇怪,表示她已經沒有這個病了。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