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今次身體上的軟弱,我發覺與之前所經歷的癌症復發真有點不一樣,雖未至於恐懼,但總有不安。事實上,手術後我康復神速,第二天已經出院,第三天已經行走如常。但萬萬沒有想到,一星期後收到的病理報告,竟發現癌細胞影響到其他地方,由於落差太大,於是我心裡一沉!原來我還未預備好去迎接未如所願,突如其來的轉變,信心也會因此而起起落落。而且我也懼怕自己成為一個需要別人去照顧的病人,因為我深知我還有未完的託付和任務。一個軟弱的身體,將會對我未來的事奉帶來極大的拉扯。

無疑我的信心此刻被撼動了,原來神要藉此讓我看清自己真正的屬靈本相,使我不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假象裡,反而要真真實實去面對內心的不安,安安靜靜地來到父神面前,誠誠實實地表白:「父啊!我信,但信不足,求主幫助!」

天父提醒我,聖經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對比。施洗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裡,就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這就是我曾說:『有一位在我以後來、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來在我以前。』」(約1:29-30)但當約翰下監以後,卻打發人去問耶穌:那將要來的是你麼?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路7:20)可見當疑惑進入人的心,無論從前如何充滿信心,親口宣講的話都可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因約翰的疑惑,他的服事也正式畫上句號,而耶穌的事奉卻正式開始。約翰下監以後,耶穌來到加利利,宣講神國的福音。西門和安得烈在海裡撒網;他們本是打魚的。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他們就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他。(可1:14-18)當約翰因下監而生疑惑的同時,彼得與安得烈卻以非理性及超自然的信心,撇下一切去跟從耶穌。但是到耶穌被賣之後,連彼得自己也沒有想到,他在雞叫以先,會三次不認主。(路22:33-34)

天父提醒我,人貴乎自知,不要無知,也不要自欺。天父比我們更清楚知道我們的軟弱,只是我們無知而已!我向父神悔改,我寧可真實地去面對自己的軟弱,而不活在口號式的自信及自欺裡面,因口號在末世一點都不能拯救我們。這讓我更深的明白,父神你信任我,才會將試煉加在我身上。我向天父説:「你可以試煉我,我卻要堅定地相信你,因為我豈敢去試探你!」

末世的患難逼迫,尤如一面照妖鏡,必會照出各人的真情,無人能夠逃避。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但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向萬民作「見證」,末期才會來到(太24:14)。唯有在火的試煉中,以信心活出的見證,才是有血有肉,別人能聽見、看見、和觸摸的活見證,也唯有這樣的生命見證,才能顛覆這個彎曲悖謬的世界。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