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平安夜前一日,朋友們談論佈佳音的事情,其中一人說他到中環唱詩歌,不是佈佳音,而是busking。另一人則說,她跟教會的傳道人說,今時今日的年輕人不會去佈佳音,卻會去busking,傳道人不明白是什麼,她就解釋了。

Busking是什麼呢?簡單的說法,是指公共空間的表演活動,類似街頭賣藝,只有表演者和觀賞者的關係,沒有財團、商企、政府支持或策劃(但近年被商業化)。參加的人多了,就變成全球的社會運動。

早前,我也跟過年輕人組成的敬拜隊,到銅鑼灣的一間自己人商舖前,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做屬靈busking。我不是敬拜隊成員,站在那裡,我只是拿著一張大卡紙,上面寫著「free prayer」。我以為會有人很神奇地走過來,說他很需要禱告,可能是癌病末期,妻離子散,前天還想過自殺,今天來銅鑼灣就是要找個地方幹掉自己,但忽然眼前一亮,看見「free prayer」,於是決定在死前試一試,看看上天會否挽救他。但當天沒有這麼戲劇化的事情出現,雖然是busking,應該「型」一些,但也要面對現實,也要落地,於是還是像傳統街頭佈道方式,硬著頭皮,擠出平日少有的笑容,在最誠懇的禱告中,主動接觸路人,希望他們相信世上仍有免費的午餐:免費禱告服侍,白白可得的救恩。

話說回來,在聖誕節busking只是報佳音的現代包裝嗎?有時候,我們會這樣想,為有效達到目標,換換包裝不打緊,內容仍一樣嘛。但內容和形式的關係卻不是如此的簡單。Busking的形式是自由的,有點反商業化的精神,娛樂回到原始的形式,表演者和觀賞者直接面對面。人們看街頭表演,而不是商業化演唱會,就是因為真誠的情感仍然能感動人的心。

我樂意參加busking(如果有人邀請我加入),因為我們的信仰就是有這樣直接的情感,不商業化,反璞歸真可能是更反映今天復興呼召的精神。我不反對大型活動,但我鼓勵大家進入民間,去看,去聽,現代的馬其頓呼聲可能在天橋底、人行隊道、海濱公園,那離我們其實不遠的地方。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