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國防部於6月30日晚上證實總統特朗普已經批准撤出9500名駐德美軍的計劃,德國各地的福音派教會正為主作準備調整事工。撤軍計劃將縮減當地約三分之一的美國軍事人員,軍人的家屬和駐當地公務員將一併離開,這有可能觸發當地的基地關閉。

雖然到目前為止公眾還沒有軍隊重新部署的細節及確實時間表,也不知道哪些基地會關閉,但可以確定的是,美軍的撤離將對德國的經濟、政治和教會產生巨大影響。2015年美軍關閉海德堡(Heidelberg)的基地時,一家教會在一夜間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會眾,剩下100人。

面對這不確定因素,全國各地的福音派牧師表示他們會保持神國度的眼光和心態,忠心竭力帶領會眾過渡轉變及留意新事工的機遇。服事現役和退伍軍人及其家屬的機構Warrior’s Journey的執行長兼聯合創辦人Kevin Weaver說:「我們明白,軍人來了之後又將要離開。而當人們身處海外,經歷許多的改變,通常比較容易敞開心談論屬靈的事。」

雖然部分德國人會為國內的美軍數目減少而感到高興,但相信當地的信徒會因著會眾和朋友的離開而感到難過。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幾代以來的美國軍人及其家眷一直在當地定居,與德國人社群建立了緊密的關係,而不少福音派事工是為了牧養駐德國的美軍而建立的。

海德堡生命教會(Life Church Heidelberg) 牧師、神召會世界宣教中歐地區主任Kirk Priest指:「在過去的日子,神不僅使用軍人事工來觸及美國人的生命,更透過建立教會和青少年事工影響了成千上萬的德國人。」位於斯圖加特(Stuttgart)的 Missional Community Church牧養當地超過2萬名美國軍人、公務員和家眷,這次的撤離可能會為他們的社群帶來很大的影響。

有部分教會則表示他們不太擔心。Timothy Carentz牧師在近凱撒斯勞滕(Kaiserslautern)的Landstuhl鎮帶領神召會的宣教工作,他感覺軍隊撤離並不會帶來太大的改變。「即使有5萬名士兵撤離,我們的地區也不會受到影響,我們正在凱撒斯勞滕建立一個強大的北約組織(NATO)社區。」

有些人認為,如果改變臨到,對於福音派事工來說不一定是壞事。Weaver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他們會開始致電當地各事工網絡,希望以自己的經驗鼓勵和幫助教會和牧師迎接並擁抱轉變。Weaver在巴拿馬牧會時曾經歷同樣的挑戰,美軍在1999年完全撤出巴拿馬。這經驗教會了他,軍兵調動、基地縮減或關閉等都可以成為「好的問題」,以及事工發展的好機會。

Priest同樣也在探索事工擴展的機會。據特朗普表示,從德國撤出的美軍,部分會調派波蘭,而目前在波蘭的美軍並沒有家人同行陪伴。「士兵們容易感到寂寞和被孤立,這是服事的好機會。我們正積極為著有宣教士到那裡服事而禱告。」

無論軍兵調動帶來的是新的宣教工場,還是開放接受福音的心,福音工作者認為他們的使命不會改變。

禱告:願地上眾教會在動盪中緊緊連於元首基督,帶著主的愛與同在尋找及懷抱羊群。

(來源: Christianity Today,2020年7月9日,Grazia Tsui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