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爆發其間,多間學院面對國際學生去留的兩難局面。黎巴嫩是其中一個首先實施入境限制的國家,2月21日錄得首宗感染個案,3月9日當地所有的校園關閉。

黎巴嫩阿拉伯浸信會神學院(Arab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簡稱ABTS)共有160名學生。當中26人是黎巴嫩人,其餘大多數是修讀遙距課程的學生。

3月15日,黎巴嫩宣佈進入緊急醫療狀態,三天後實施全面封關。學生倘若打算回家,就要儘快起行。蘇丹學生們很快收拾好行裝,準備前往機場,但他們還未離開校園,蘇丹在沒有預先公佈下已經封關。

幸好這些學生還沒有登機。然而回到校園,他們面臨健康風險。在宿舍,原本單身學生共享一間配備兩張雙人床的小房間,已婚學生住在家庭宿舍,共享1個廚房。

蘇丹學生非常喜歡交際。ABTS院長Elie Haddad 說:「他們一齊生活,就像一家人一樣。我們可以做的只有照顧他們,保障他們的安全。」最後只有來自埃及和南蘇丹的學生能夠返回自己國家,其他學生都不能回家。學校於是安排單身學生一人一房,並供應搓手液、口罩、手套,以及社交距離指引。

在情緒方面,教務長Bassem Melki表示,學生有不同的感受,部份學生希望可以回到家裡跟家人一起,其他則在困難中看到一點光明。

36歲來自蘇丹努巴山脈區的Youssef al-Nour表示:「神讓我們留在校園是更好的安排。」他跟同樣是學生的27歲妻子Susanna認為,比起穿插於人多擠逼的機場,回到不合規格的醫療系統,留在校園更為安全。然而,他們也擔心在蘇丹的家人不懂得好好保護自己。

受到近期的革命鼓勵,Nour希望開創一個蘇丹人的宣教差會。Susanna希望改善教會與社會之間的連結,尤其是藉著服事女性。在停課期間,他們不是在沉思處境神學,而是在打理學校的花園。Susanna說:「新冠病毒改變了一切。儘管如此,神學院是我們的家。」

來自敍利亞,49歲的三年級生Bitar表示:「我們有某程度上的自由,可以玩樂、散步,校園沒有關閉……我們是有一點兒的壓力和沉悶,但我們保護好自己,就是保護好他人。」

Bitar不是為了學習神學而來到黎巴嫩,他帶著妻子Heba和兩個孩子來尋求加拿大的庇護。在過程中認識了ABTS,最後報讀了課程,孩子則在附近的孤兒院上學。

他們在疫情隔離期間更暫代青年學生的家長,照顧他們。Heba說:「現在的情況不容易,但我們可以勝過的。」

神學院於四月前已經重整課程,轉至網上教學。Bitar服事敘利亞難民的外展事工都因疫情緣故而暫停。加拿大當局拒絕了他們移民的申請,但在ABTS學習和生活期間,他的方向已經改變了。「無論在哪裡,我們都會事奉神。我們的國家比起西方國家更需要我們。」他們現在準備回到敍利亞,只要關口一開,便會起行。

禱告:感謝神讓弟兄姊妹打破文化差異,在神學院的家和睦同居,在患難中互相扶持。

(來源:Christianity Today,2020年6月10日,Joshua Chung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