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黑人喬治 · 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執法致死,正是黑人一直受歧視,被不公不義對待的現實之寫照。黑人一直不能成就自己心中的夢想及願望之主因,正是因為白人一直以膝蓋跪在他們的頸項上。發生在佛洛伊德身上的悲劇,至今仍每天發生在這國家的每個生活層面,現今正是我們奉喬治之名一同站立,並在此同聲吶喊:挪開跪在我們頸項上的膝蓋!

「今天我比從前更滿懷希望,因萬事萬務都有定期與定時 ( 傳3:1 )。當我看見遊行隊伍中的年輕白人竟比黑人還多;德國人民為喬治之死而上街遊行;英國人民在倫敦議會前為喬治之死而發聲……我知道現今我們已進入一個不同的「定期與定時」。我謹告美國,現今正是重建一個公義的刑事司法體系之時。」

上述悼辭,是阿爾·夏普頓( Al Sharpton),一位美國非裔浸信會牧師,民權運動家,在喬治·弗洛伊德的追悼會中感人至深,發人深省的分享。同樣,馬丁路德·金,一位美國浸信會牧師、以及美國非裔人民權運動領袖,於1963年也發表一篇鏗鏘有力的偉大演説——《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旨在兌現一百年前美國開國元勛,共和國的諦造者所草擬的憲法和獨立宣言曾對每一個美國人所許下了諾言。

馬丁路德更語重心長地提醒,那些心急如焚等待正義來到的黑人,在爭取合法地位的過程中,不要為了滿足對自由的渴望而抱著敵對和仇恨之杯痛飲。我們鬥爭時必須求遠,舉止得體,紀律嚴明。絕對不能容讓抗議蛻變為暴力行動,並且不能因抗爭仇視或不信任所有的白人。因白人的命運與黑人的命運,是與國家的命運是緊密相連的,白人的自由與黑人的自由是息息相關的,我們不能單獨行動。有人問:「你們什麼時候才能滿足?」馬丁路德有力地回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難以形容的野蠻迫害,我們就絕不會滿足。不! 我們現在並不滿足,我們將來也不滿足,直到: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摩5:24 ) 得以實現之日。」

然而,整篇演詞,我覺得最精彩的一段,莫如:「我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真正實現其憲法的真諦:『人人生而平等』。我夢想有一天,昔日奴隸的兒子將能夠和昔日奴隸主的兒子坐在一起,共敘兄弟情誼。我夢想有一天,美國將變成自由和正義的綠洲。有一天,我的四個孩子將在一個不是以他們的膚色,而是以他們的品格優劣來評價他們的國度裡生活。」

這豈又只是一個美國夢,豈不也是天父,以及每個天國子民心中的「天國夢」? 我深深的禱告:當天國真正降臨之日,那跪在被壓制的人民頸項上的膝蓋就得以挪開;「我不能呼吸」的哀聲終被聽見!我也為香港教會禱告:當教會在爭取社會公義之時,切勿忘記馬丁路德·金的提醒,願牧者、兄弟以此為鑑!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