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打迦薩戰爭的來龍去脈

 

文◎黃濠光

第三次迦薩戰爭由7月初開打,打了四周,至今只見間歇停火,未見停戰,不知再打多久?聖經中的迦薩(摩一6-7)就是今天媒體所講的加沙(Gaza)。

衝突觸發點

這次戰爭的引爆點是6月中旬三名猶太青年被綁架失蹤,以色列舉國呼籲恐怖分子放人,期間以軍在綁架地點希伯侖附近大規模搜索,大舉拘捕跟哈馬斯有關的嫌疑分子,哈馬斯從迦薩也發射火箭入以色列境內。兩周後,義工發現了失蹤青年的屍體,相信在綁架後不久遇害,舉國悲憤,軍方隨即搜捕疑兇,大舉逮捕哈馬斯分子。屍體發現後的第二日,一名阿拉伯青年失縱,翌日便在耶路撒冷樹林一處地方發現其屍體,驗屍後證實遭燒死,疑是猶太極端分子的報復行為。阿拉伯人隨即示威抗議,迦薩的哈馬斯加緊發射火箭攻擊以色列,以空軍立刻還擊。可是,還擊未能制止火箭襲擊,從7月2日至8日一周內,哈馬斯發射了過百枚火箭,於是以色列於7月8日發動「保護優勢行動」(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初期只用戰機空襲哈馬斯的軍事目標,到17日便從陸路揮軍進入迦薩。

前兩次迦薩戰爭

以色列在沙朗擔任總理時,於2005年單方面撤出迦薩,迦薩便交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治。但巴勒斯坦裡面哈馬斯和法塔兩個派系內鬨,誓與以色列對抗的哈馬斯於2007年打敗法塔,奪取了迦薩的控制權。自此之後,迦薩便成為哈馬斯攻擊以色列的基地,平均每年發射過千枚火箭。以色列進行反擊,2008年12月27日攻擊迦薩,是迦薩自治後第一次戰爭,一直打到1月奧巴馬就任美國總統前夕,一共打了22天。戰後以色列封鎖迦薩,阻止武器偷運,一切人道及生活所需品均循陸路由以色列運入迦薩。到2012年11月,雙方衝突再起,當哈馬斯於24小時內向以色列發射一百多枚火箭後,以色列於11月14日發起軍事行動,打了八天便停戰。以色列得勝在戰場中,卻失意在外交上,打完仗後不久,巴勒斯坦在聯合國取得觀察員國的地位。

哈馬斯和以色列之間的攻擊與還擊一直沒有停止過,所以今次衝突的起因一般認為是三名猶太青年綁架遇害,但在綁架前,以色列曾殺死他們的人。有論者認為,三名猶太青年遭綁架和遇害是個別阿拉伯人的所為,並非哈馬斯主使,以色列卻一口咬定哈馬斯要為綁架事件負責而大舉搜捕哈馬斯分子,引起哈馬斯的密集火箭襲擊,攻擊以色列平民。於是,以色列向哈馬斯發動攻擊。

哈馬斯陷於困境

中東的緊張除了以巴衝突外,還有埃及政變和敘利亞內戰,但美國國務卿克裡卻投放精神去促成以巴和談,以巴遂於2013年7月開始談判,以2014年4月底為限期,結果功敗垂成。和談失敗後,巴人政府(法塔)主動和哈馬斯和好,組成聯合政府。以色列強烈反對,因為哈馬斯是個恐怖組織,矢言消滅以色列,不會跟以色列和談。事實上,雖說是聯合政府,但主席阿巴斯無力駕馭哈馬斯。內塔尼亞胡要求阿巴斯阻哈馬斯攻擊以色列,阿巴斯卻無能為力。

哈馬斯此時肯跟法塔和好,原因是環境艱辛所然。哈馬斯過去的支援主要來自伊朗、敘利亞和埃及。近幾年敘利亞內戰,自顧不暇,已經無力支援哈馬斯。埃及一向支援哈馬斯的是穆斯林兄弟會,但埃及軍人推翻了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總統後,便不再支援哈馬斯,並且堵塞西乃至迦薩的多條地道。這些地道是偷運軍火和物資的秘道,是哈馬斯的生命線,一旦堵塞後,哈馬斯便陷入財政緊絀中。與法塔和好合組政府,是哈馬斯需要法塔,多過法塔需要哈馬斯;和好後,哈馬斯馬上要求阿巴斯要給迦薩的公務員支付薪酬,但法塔無法承擔,結果由波斯灣國家卡塔爾代為支付。因此,哈馬斯此時此境是處於劣勢,卻又襲擊以色列,內塔尼亞胡便乘機要打擊這個對以色列死纏不放的宿敵。

哈馬斯以平民作人盾

以色列與哈馬斯的軍事力量並不對等,哈馬斯處於劣勢,便得運用策略。哈馬斯一貫的策略是以人民作盾牌,將其軍事力量散佈在民居中,包括住宅、學校、醫院、清真寺,甚至聯合國在當地的學校,那裡收藏著火箭和炮彈,也從其中發射出去。由於從民居中發射,當以軍還火時,就會炸毀民居,令平民傷亡。平民傷亡是新聞的關注點,記者便走訪醫院,將死傷枕藉、親人悲痛、醫護搶救等感人場面,攝入鏡頭,公諸於世。世人看見無辜平民的淒涼場面,便會紛紛指責以軍暴行。假若哈馬斯從民居發射火箭攻擊以色列,以軍為避免傷及平民而不還火,則哈馬斯會不斷這樣做,令以色列平民寢食不安。況且,哈馬斯擁有更長程的火箭,可射至台拉維夫、耶路撒冷、本古裡安國際機場,就是以色列人口稠密的地帶,危及數百萬人的生命財產。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軍唯有還火。從這角度看,迦薩平民死傷者眾,哈馬斯也有責任。

以軍發現複雜地道

以色列空軍轟擊哈馬斯數千個目標,哈馬斯依然繼續發射火箭,顯然還炸不到他們的要害。哈馬斯其實有地上和地下之分,地上的哈馬斯被炸至滿目瘡痍,但地下的哈馬斯其實藏著大量火箭和迫擊炮。於是,以軍要出動地面部隊,與哈馬斯正面交鋒。以軍開進迦薩,發現地下有很複雜的地道系統,可通往以色列境內,當中搜出除武器外,也有地圖、手扣和鎮靜藥物,亦有拘留人的房間。這些深入以色列的地道可令恐怖分子潛入以色列進行攻擊和綁架以軍士兵。在2006年,哈馬斯就是利用地道潛入以色列,綁架以兵沙利特(Gilad Shalit),用他來敲詐以色列釋放恐怖分子。沙利特被哈馬斯囚禁五年後,以色列才肯用1027名恐怖分子囚犯來交換他一人。哈馬斯見綁架以兵可換來囚犯獲釋,當然見獵心喜,躍躍再試。如今,以軍發現三十條地道,均有水泥牆壁,其複雜程度令以軍吃驚。有些地道的入口就在迦薩的民居,包括醫院和住宅,是難以偵察的。要毀滅這三十多條地道也需時,以軍未完全加以毀壞是不會停戰的,否則功虧一簣。

以軍的鐵穹及獎盃防禦系統

這場迦薩戰爭對以色列來說是一場高科技戰爭,哈馬斯今年已發射二千多枚火箭入以色列,大部分被國防軍的鐵穹系統截擊。當火箭射入以色列境,鐵穹系統已能偵察該火箭會射向甚麼方向及在何處落地。如果射向民居,鐵穹系統便會發射飛彈截擊,在空中爆炸。如果火箭會落在空地,以軍就不截擊,任由它落地爆炸,因為發射一枚鐵穹截擊飛彈,所費不貲。鐵穹系統在這次戰爭屢建奇功,舉世矚目,有分開發鐵穹系統的公司最近遭中國黑客入侵,盜取了一些資料。

另外,國防軍也出動坦克開入迦薩,當中一些裝備了「獎盃系統」(Trophy System),是裝甲車的炮彈防禦系統,就是在裝甲車身安裝偵察儀器,可偵察四方射來的反坦克炮彈,然後予以截擊。以軍在2006年打黎巴嫩戰爭時,遭遇反坦克武器的攻擊而損失了47輛坦克。戰後以色列便研發裝甲車的防禦系統。當坦克開入迦薩,哈馬斯發射反坦克炮彈,都未能擊毀裝有獎盃系統的坦克。以軍的裝甲車也用來運送兵員的,獎盃系統的保護作用減低了以軍的傷亡。

地道無從偵察

以色列有鐵穹系統防禦火箭,有獎盃系統防禦反坦克炮彈,但沒有甚麼系統防禦地道。目前,以軍雖發現三十條地道,但或仍有地道未被發現,因為仍有恐怖分子循地道潛入以色列殺人。為了防禦日後恐怖分子建地道深入以色列,有建議說以色列應沿迦薩邊界建地道,安裝偵察儀器,若恐怖分子掘地道經過,不論在上或在下,都可以偵察得到。

以色列應對停火呼籲

在這二十多天的戰爭中,有多次的人道停火,由四小時到廿四小時,給迦薩民眾救傷和補給。但每次哈馬斯都破壞停火,繼續發射火箭。美國和聯合國都呼籲雙方立即停火,均告無效。哈馬斯的停戰條件是以軍須撤出迦薩,並且解除封鎖。而美國國務卿克裡的停火呼籲,其實照搬哈馬斯的要求,視哈馬斯跟以色列平起平坐,沒有顧及以色列的安全,無視哈馬斯是不承認以色列生存權的恐怖組織。當克裡飛去中東斡旋停火時,有論者認為他來是要拯救哈馬斯;以色列政府對克裡的停火建議一口拒絕。

按聯合國的呼籲,交戰雙方為人道理由須立即無條件停火。無可置疑,戰爭最大的受害者是老百姓,特別是哈馬斯將平民當作人盾。以軍多次呼籲迦薩百姓遠離哈馬斯,也用電話及空投傳單叫百姓逃往安全地帶。以軍甚至在發射真炸彈前先發射空彈,警告百姓快逃走,但百姓不是被哈馬斯強制留在屋內,就是無路可走。若現在立即全面停火,百姓可喘一口氣,但沒有解決問題。哈馬斯依舊對抗以色列,日後仍會繼續發射飛彈,以色列也會還擊報復,就是這樣週而復始。以色列有八成以上的民眾不贊成現在停戰,因發現哈馬斯有深入以色列的地道和更長程的火箭,危及大部分人口的安全。哈馬斯在迦薩對以色列的威脅,令內塔尼亞胡不再容許巴勒斯坦在西岸建國,因為西岸更接近以色列人口稠密的地區,巴勒斯坦國也可以建造數十條甚至上百條地道伸延入以色列,以及發射火箭炸毀本古裡安機場,及使台拉維夫陷入火海,畢竟以色列最窄的地方不足十哩,均在巴勒斯坦國的炮火射程內。

以巴衝突的死結

哈馬斯的目標是驅逐「佔領者」,他們視錫安主義者來自歐洲,在中東他們的土地上建立了以色列國,霸佔了巴勒斯坦。因此,以色列仍存在的話,衝突和戰爭是沒完沒了的。內塔尼亞胡目前的立場是,若要和平,迦薩必須非軍事化,就是哈馬斯必須解除武裝。可是,哈馬斯若不放棄消滅以色列,仍會在封鎖下千方百計偷運武器入境。由於雙方沒有互信,以色列政府內也有人主張釜底抽薪,把哈馬斯逐出迦薩,重新奪回迦薩的統治權,迦薩才會寧靜下來。

以色列於2005年撤出迦薩,但迦薩變為火箭炮發射場,令以色列人永無寧日。可見土地未能換取和平,當日的決定為今天的衝突埋下計時炸彈。這是歷史可貴的一課,但國際社會仍一味施壓,要以色列讓步,給巴勒斯坦人建國。若巴勒斯坦真的建國,以色列受到的威脅就近在咫尺,有亡國之虞。

這場戰爭除了是硝煙外,也是信息之戰,雙方公報的戰況,只會有利自己,污衊對方。哈馬斯公佈的死亡數字過千,準確存疑,但足以引起全世界的同情,畢竟新聞媒體發放死傷的影像多過人盾的影像,也多過錯綜複雜的地道影像。以色列的新聞都經軍方審查,不會發放不利自己的消息。哈馬斯射火箭是攻擊以色列平民,國際沒有指責,因為猶太人死傷數字低,但迦薩居民死傷人多,就得到廣泛同情。內塔尼雅胡說,以色列寧輸了公關,也不要輸了安全。

這場戰爭打了這麼久,阿拉伯世界未見公開支持哈馬斯,因為阿拉伯世界也陷於內哄,什葉派和遜尼派互相殘殺。這樣殺戮的元兇是魔鬼,我們不要一面倒說阿拉伯人是邪惡的,或以色列做甚麼都是對的。神的心意是叫阿拉伯人和猶太人和好,在基督裡成為一個新人。神跟以色列有約,曾應許要保護以色列,不是因為以色列完美。以色列並不完美,但神是守約的,我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港九培靈研經會開鑼 陳恩明︰要學保羅做「喜樂的代禱者」

30/07/2014 – 3 埃波月 5774
  【KRT陳淑安報道】第86屆港九培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