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他手患躁鬱症十年 認罪後得醫治


黃文傑
 

文傑(左二)曾與劉以達等合組福音樂隊Love Mission(圖︰王妍攝)
 

文傑(右二)童年時與家人的全家福。
 

文傑太太領受到丈夫得醫治那天,畫了這幅畫──「faith」。
 

他21歲那年患上躁鬱症,其後10年深受病情之苦,只想求死,卻從不求神醫治,直到在南韓禱告山上接受禱告後,才真正進入得釋放和自由的新生命。

文◎赤紙
圖◎受訪者提供

患上躁鬱症後向神求死

黃文傑是低音結他手,曾與劉以達等合組福音樂隊Love Mission。他早在中學階段決志信主,之後繼續參與教會,即使患有躁鬱症,仍沒有放棄教會的服侍。聽起來他是一個挺不錯的基督徒,但他真實的生命不如表面的堅強,自21歲後患上躁鬱症的10年中,身心靈深受困擾,絕望得時常向神求一死了之。

一名大好青年為何會患上躁鬱症?這要從文傑的成長背景說起。母親極為緊張他,令他自小背負沈重壓力,其中以讀書壓力最為明顯,每逢星期日晚他便會情緒低落,因為第二日要上學。家裡緊張的氣氛影響了他,甚至出現強迫症的特徵,失眠,精神繃緊,內心一片不安。

學校環境也欠佳。他是學校的末代學生,中學畢業那年,整間中學只有3名全職老師。他與同學每天放學後的玩意竟然是圍毆,師長拿他們沒辦法,有時更會氣得罵他們日後會「男盜女娼」。文傑笑指,當時他的學業程度落後得連這句說話的意思也搞不懂。

一名基督徒老師聽見這間學校的情況後,便放下本來在名校的穩定教職與收入,轉到這間學校任教。文傑說,以往每天上課都是被老師罵,直至這位老師出現,他才首次感受到師長的關愛與肯定,首次聽到老師鼓勵他們「爭氣」,而不是罵他們。中三那年,這位基督徒老師更出錢請全班同學參加營會,大約一半同學都在營裡決志信主,不少同學到今天仍然持守信仰,有的後來成為了教師、社工等。

錯誤信仰觀令他不向神求醫治

文傑於信主後熱心服侍,即使後來患躁鬱症,還是堅持服侍,更成為教會的領袖,有份參與教會的決策。當時,他對於自己患躁鬱症的看法是︰「既然神容許我患病,我只好承受。」他覺得患病的原因是神要磨鏈他,沒有想過神會醫治他;又認為信仰給人的祝福只有永生的禮物,一天還在地上活著,一天還要捱下去,直至返天家那天。這錯誤的信仰觀令他變得很消極,甚至覺得要等人死前一刻才帶他們信主,因為人若愈早認識福音,只是愈早發現自己是罪人,徒添一份罪疚感。這是他當時的想法。

錯誤的信仰觀加上躁鬱症的影響,令文傑在患病的10年間吃了許多苦,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他需要服用精神科藥物控制病情,但藥物的副作用頗為困擾他,服藥後他變得反應緩慢,終日呆呆滯滯,或出現嘔吐,吃甚麼吐甚麼;但若不依從醫生指示服藥,病情便會加深。病況最嚴重時,他曾出現幻聽幻覺,須每星期覆診兩次,醫生更連續向他發放3個月病假。

躁鬱症令他對人生感到絕望,甚至出現自殺傾向,每晚睡前都求神取去他的生命。他遲遲沒有落實行動了結生命,只為不想家人難過;再加上他在一次夢裡,感到神對他說話,鼓勵他即使在痛苦及黑暗裡,仍要堅持活下去,這個夢支撐他繼續活下去。

發現患躁鬱症根源問題

他被躁鬱症纏繞多年,直至參與由基督徒藝人組成的SOL歌手小組後,他的生命才開始出現曙光。他說,雖然他與歌手小組的組員一樣,大家都是基督徒,但他們口中所說的神,彷彿與他一直所認識的不同。「他們與神很親密……他們視神是他們的爸爸,耶穌是他們的情人……他們會與神傾談、商量……」

「為何我在他們的身上看見盼望?但在自己的身上看不見?」當他向歌手小組說出他有躁鬱症時,弟兄姊妹都鼓勵他向神求醫治,雖然這說法當時對他來說太新鮮,但是他已沒有辦法,唯有照著辦。

到了2010年8月,他與其他藝人一同訪韓,在離開禱告山前一天,一名韓國牧師為他禱告時,指出他生命裡的罪。他認罪後,才真正走入得醫治和釋放的生命道路。

牧師的禱告說︰「我看見在你肚子裡,有一個小孩子蹲著。」文傑立即知道牧師所謂何事。多年前,他的女友未婚懷孕,他們不想向教會坦白,二人最後決定墮胎了事。他本身是一個喜歡小孩子的人,事件給他帶來打擊,隨後想努力淡忘事件,沒有再向人提起過,但每逢電視談到小孩被拋棄的事情,他會立即轉台,避開不看。他以為自己已把事情忘記得一乾二淨,至牧師這樣禱告時,他才發現他的內心一直不能忘記這個孩子。

他一直以為自己患躁鬱症,是因為家族遺傳,以及母親突然患末期淋巴癌,帶給他沈重壓力而觸發,原來不是,他發現患躁鬱症與他當日同意女友墮胎有關,這份內疚與罪令他的心生病了。他回想,發現自己患有躁鬱症時,內心有自我懲罰的傾向。他冀盼患癌的母親情況好轉,歸信耶穌,這些事情之後都一一成就;但他卻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得醫治,也甚少為自己呼求,因為內心想懲罰自己。

當牧師說出了他昔日的罪,他與太太重新向神認罪、悔改,並與歌手小組的弟兄姊妹分享自己的事。一起向神認罪禱告時,他與太太都大得釋放,與神重建關係,不斷經歷神的醫治。首先,他連續於兩個晚上發異夢,他解讀到兩個夢都在告訴他︰不要以為很遙遠的事對他沒有影響,要面對與母親的關係;神會幫他清理那些骯髒的東西,聖靈與火的洗禮要臨到他的生命。他知道他與母親彼此真實相愛,但是母親不願承認昔日緊張的態度給他帶來負面影響,令文傑很難釋懷。他不是要怪罪母親,但如果母親不願承認事件,叫他很難繼續向她敞開自己的心。他向母親坦白心事後,也與母親復和,關係更進一步。

夢見與太太懷有第二個孩子

文傑曾多年為到墮胎的事內疚不已,當他認真向神認罪後,不只在頭腦上知道他的罪已得赦免,也在一次夢境裡,親自經歷神的安慰,並與自己和好。一晚,他作了一個夢,看見之前的孩子已在天父那裡,並夢見他將與太太懷有第二個孩子。這個異夢令他真正從墮胎的心理陰影走出來,不再害怕迎接新生命,相信自己的孩子能健康快活的成長,脫離家族裡情緒病的轄制。

文傑自訪韓後,躁鬱症病情一直好轉。他本來已從夢中領受到自己會得醫治,但太太還未認同,所以他沒有貿然停藥。到了去年7月20日,太太也領受到丈夫已得醫治,就支持他停藥,及後精神科醫生也正式結束他的檔案,毋須再覆診。現時,文傑每晚不靠藥物,只靠耶穌,便能安然入睡。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Next Post

初三新春祈福會 推動基督徒節慶文化

17/01/2012 – 22 提別月 5772
鄉福第2年舉辦新春祈福大會   (左)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