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男人肯悔改,全球脫苦海」文章一出,就引來很多的廻響,有弟兄前來問我:為什麼一切的問題都在男人身上,男人又為何是一切問題的答案?我覺得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值得與大家一同反思。

創世記中首先被授予權柄的是男人,所以問責也是男人。神授予男人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伏在父神的權柄下,負責修理、維護、看守耶和華親自用心所栽種設立的「伊甸園」。神還向這男人清清楚楚頒佈了第一條「生死攸關的誡命」:「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7)

然而,這未經試煉、不知世途險惡的男人卻完全失職,不單沒有好好守護神所交付他的「園子」及「妻子」,連蛇進了園子也沒有防範。當蛇引誘他的妻子,所說的話明顯與神的吩咐相違背時,他不但沒有奮起擊退這條蛇,反而毫無掙扎地背叛了神,「順服」了妻子及那條蛇。神當然要追究這男人,尋索他並呼叫他的名字,但他卻驚惶羞恥地藏起來,也逃避承擔責任,將責任推給自己的妻子(創3:12)。這男人明知錯了,卻沒有「認罪悔改」回轉到天父的懷裏,其妻子也跟他一樣,將責任推卸到那條蛇,甚至神的身上!

犯罪本身不是最大的罪,犯了罪卻不肯承認、承擔責任、悔改回轉,才是最大的罪。神追究責任,蒙福之地因男人的罪第一次受咒詛,長出荊棘蒺藜來。男人要勞碌服苦,一家才得糊口(創3:17)。這個不稱職的男人,不單沒有作一個好丈夫,也沒有作一位好父親,為下一代樹立一個「認罪悔改」的正確榜樣,讓問題一直往下一代延續下去。

亞當的大兒子該隱,雖是聖經中第一個獻上初熟土產為祭的敬拜者,但卻不蒙神所悅納。一個沒有認罪悔改,徹底去對付並制服罪的生命,敬拜也是枉然。天父警告該隱:伏在亞當門前的罪,也必伏在你的門前,這罪必會戀慕你,咬著你不放。作為第二代的男人,你必要起來「制服」罪!(創4:7)當亞伯因信神的救贖而獻上羔羊的祭被悅納,該隱不但絲毫沒有反省及悔意,甚至惱羞成怒,殺了他的親兄弟,流了無辜人的血。「地」進一步受咒詛,不再為人效力,人卻要顛沛流離活在地上(創4:11-12)。最後,該隱帶着恐懼與不安,離開了家庭,離開了耶和華的面,離開了神的遮蓋與祝福。神所設立的第一個家庭,就此完全被仇敵擊潰!

首先的亞當,下一代的該隱,兩個男人都失敗了,全地也都受了咒詛。然而,父神早己為我們預備了救贖的大計﹕主耶穌來到世上是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勝過一切罪的轄制而反敗為勝,成為一切男人的救贖及得勝的榜樣男人,你被呼召及命定不是要作失敗者,乃是要作得勝者,作一個「好男人、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最終成就天父在地上「建家立國」的宏願。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