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晚当我祷告的时候,主告诉我关于吃属灵食物的事。祂向我显明,当我们看见神的话语借着神蹟和医治彰显大能时,就在看台上欢欣鼓掌,但当一切都落幕之后,却难以将神的话语应用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做成祂的工。”属灵的食物,就是遵行父神的旨意。顿时间,我明白圣灵的带领了。我祈求主能让我很快地领悟,而祂果真那样做了。

第一个例子是在某一个夜晚,主把我唤醒,十分清楚地向我说话:“去找英吉玛(Ingemar)。告诉他,他要为主的家立定根基。”当时是严冬的夜半时分,神要求我爬出温暖的被窝去寻找一个不认识的人!

我顺服地驾车出去,我知道我必须往北方行驶,却不晓得确切地点。“圣灵祢是我的帮助者,我愿意顺服祢。请指引我到英吉玛的住处。”我一边驾车往前行一边祷告著。最后,我来到了斯德哥尔摩北缘的浓密森林,一间简陋粗糙的小农舍前面。屋里头亮着灯,我凑上前看见屋内坐着一个男人,是英吉玛!我敲著木头门,他不开门,直到我解释自己莫名其妙在凌晨时分出现的原因:“我来是要把主的信息传给你的。我相信祂要告诉你,你要为主的家立定根基。”

英吉玛盯着我看,然后便热泪盈眶。他啜泣地解释:“我一直在这里等候,祷告寻求主三天三夜了。我对神说:‘主啊,我不要离开这个地方,直到祢向我说话。’”他继续解释说,有人想买他的房屋,而他也正考虑要买另一间房子,要为神所用,但是他需要印证,否则那只会是他自己的好意。而我来向他印证他心中的主意了!

之后又有另一个事例,有一天,当我开车经过韦纳穆,主告诉我再往北行驶,停在一间大公司前。在那间公司里,我不认识任何人,我的内心在跟神的指引交战,我害怕出糗,但我知道神是为了某个目的要我去的。于是我对柜台小姐说:“不好意思,我需要见一见采购经理。他叫什么名字呢?抱歉,我忘记了。”

这个人答应五分钟后见我。我得赶紧想办法!我的胃已经揪成一团了,接着我听见有人走下螺旋梯的声音。“你是刚纳・欧森先生吗?”有人喊著。我很惊讶:“是的,你认识我吗?”“不,但我读过你的书。真可惜!我现在只有极短的时间。没关系,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我们坐下来饮咖啡时,他慢慢打开心,畅谈他私人生活的细节。他相信神,不过他陷在一个困难的私人状况里。他曾试着祷告但是没办法,也曾长时间在整个森林里漫步,试着让心思平静,但他做不到。他的家庭状况还是一团糟,他的妻子想要离开他。“我向神哭喊,”他告诉我,“却只听见我自己的回音。神究竟到哪里去了?”

当他分享的时候,我静静地坐着,圣灵在我的心中放下了一个词:“前列腺。”这一点儿也不属灵!这人正在谈他的家庭状况。这有什么用处呢?但是这个字久久挥之不去,因此我知道我必须有所行动。“恕我冒昧,你是否生病了?”我试探性地问。“没有。”他回答。“嗯,主告诉我你有前列腺的毛病。”“没错,我是有的。我有这个毛病好几年了,所以我已经学会与它共处,因此当你问及时我并没有想到。”

他的印证让我马上明白为何神带我来到这里。主想要他以新的方式来认识神的慈爱,他的前列腺毛病得医治后,就会发生了。这件事或许看来不足为奇,但是神知道这是那位男士的心结。我注视着他说:“主现在要医治你,而且祂要你知道祂并没有遗忘你。”我们一起祷告,他立刻得了医治。当下他很清楚神正垂听他,且他没有被遗忘。今日那位男士仍继续与主同行,他还是教会里的长老呢。

那一天我学到不少东西,我必须顺服而行,无论祂带领我往何处去。我也明白除非天父的指示,否则我无法说任何话或做任何事。这是一门要紧的课题——学习不当说任何话,除了父神在特定情况所赐给我们的话语。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