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对基督教信仰的印象是刻板而沉闷;教会过于着重传统,以旧为美。然而,基督信仰的本质创意有冲突吗?5月11,建道神学院助理教授陈韦安博士于恩光书院的信仰视角研讨日“新世代的创意”为主题神学角度思考基督教信仰与创意的关系。他认为,神所赐予的自由、空间和盼望是创意的基本条件。

创意与顺服都出于人的自由

陈韦安首先谈到基督教常常从神的创造去理解创意。他指出,神的创造是“从无到有”,是一种转化,而不是从已有的东西去建构。神所创造的人有神的形象,有灵魂,能够理性思考;人有自主性,可自行作出选择;人与神有本体类比性,而且能与神建立关系。神给予人的自由是“顺服神的自由”,在旧约的时代服从律法,在新约时代回应救恩。因此在旧约犹太神学中,对律法绝对跟随就成为自由的根基。在新约中,服从圣灵的律,却需要人有一种比律法更高的创意。陈指出:“神不单是口述和书上所记的神,更是人类和整体历史的主。因此我们要更加宏观,明白耶稣今天仍然面对我们的处境。而跟随耶稣往往需要冒险,打破旧的方式,是充满可能性的。”创造和突破既是神的本质,服从与创新当中就必然存在张力。陈总结:“我们既有自由去服从,也需要创意去跟从神的‘新’。”

.陈韦安博士

想像是一种美德

另一方面,陈韦安亦引述德国神学家Dorothee Sölle的看法——“想像是一种美德”。Dorothee Sölle曾著书《想像与顺服》(Creative Disobedience),论到顺服与自主性的关系,更批判教会对顺服僵化的观念。陈指出,想像力不是天赋,不是天马行空的幻想,而是自由的一种呈现。想像力是我们与世界互动的结果,是从教育和经验中培养出来的。陈说:“耶稣也有很多想像,他打破很多框架,挑战律法的传统。耶稣是有‘自我’的,却同时愿意放下自己;教会传统却喜欢打压自我。”虽然人会滥用自由,以致充满创意去犯罪,但陈建议教会可尝试理解想像是一种美德,是需要教导栽培的品格。“教会过往文化觉得顺服为好,但属灵文化已经转变。家长式的信仰,要求人必须服从,会叫下一代流失。年青一代主张独立思考,着重对自主性的栽培,想像力需要在神里面好好栽培。”自主带出创意,并非否定律法。律法背后的精神,能够由创意展现得更好。

盼望叫人看到生命的可能

创意亦牵涉世界与个人的关系,是一个“生命空间”的议题。生命空间不单是在物理上的空间,而是全人灵性发展的空间,彰显神在空间层面的作为,包括圣灵运行、生命成长、生命的潜力等等,代表着生命的可能性。因此,发现问题是创意的起点,代表现状有改善的空间。我们要有盼望,才不会被问题击倒。神就是那位开创空间的神,祂在沙漠中开江河(赛43:19),是做新事的神。因此,创意的源头是盼望。陈说:“神的空间超越人眼见仅有的空间,盼望使人能够在仅有的空间中发现神的空间。没有盼望的人,不能发现神的空间,就不能想像或创新。另一方面,若觉得我们活着的世界已经很好,安于现状,也是没盼望的表现。绝望与过于乐观都是创新的敌人。”

当德国柏林围墙将东西德分隔的时期,很多人用创意的方法从东柏林到西柏林,可见人为了追求自由,会显出许多的创意。陈韦安提到,当时有人从东柏林踏钢线到西柏林、有人飞索、建造氢气球、用火车偷运人、掘隧道、用假证件、假冒苏联军人等等,各出奇谋,是因为他们有逃离现实的盼望。陈说:“人为得到自由是充满创意的。自由是神创造人的本性,空间是充满神的空间,使人是面对世界会有盼望。自由、空间和盼望三者成为创意基本条件。”

信仰视角研讨日另设有多个环节,包括基督教艺术家黄喜莲女士(“喜莲创作坊”创办人、前突破机构美术设计师)分享“恩情连系马赛克”;刘泽光博士(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副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及方家煌先生(唯独舞台有限公司联合艺术总监)透过书法和舞台艺术主讲“创意的时空与文化”,从多角度呈现创意在信仰中自由展现的美妙景象。

 

(记者林暐皓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