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0月23日開始一連4個星期,禧福協會宣教事工邀請了來自土耳其、沙地阿拉伯以及阿富汗的宣教士在八福匯舉行午餐分享會。本報採訪了禧福協會宣教事工的盧禧年同工,以及服事穆斯林群體的國際差會InterCP International的義務同工Estelle,向香港信徒群體展示現時中東宣教藍圖,以及如何推動香港信徒參與末後的宣教運動。

末後的堅固營壘

從神國的觀點出發,中東是一個重要的地方,根據使徒行傳,福音從耶路撒冷傳到猶太全地,撒馬利亞,經過歐洲,亞洲,然後會回到中東。當三國一律對齊的時候,就是大使命完成,耶穌再來的日子。然而圍繞以色列周圍的,都是伊斯蘭教國家,這是一個屬靈戰爭的具體表現,就是宗教的衝突。

有不少宣教士認為,末世有兩個堅固營壘,一是耶路撒冷,二是每日有10多億人跪拜的麥加。現在有一些從事穆斯林事工的宣教士领受策略,是根據經文:「沒有人能進壯士家裏,搶奪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可3:27)因此他們集中火力去擊打仇敵的核心,也就是中東的沙地阿拉伯。如果沙地被得著,那麼周邊的伊斯蘭教國家也相對容易接受福音。

盧分享,在宣教中,我們要看到神作工的計劃與時機,在宣教中與神同步,對齊祂的旨意。因此,我們要看到神在全球宣教的藍圖,而不是單獨的只看一個個地點,神現在正在興起中東的宣教,如果只是因循過去策略,只派人去東南亞,香港信徒就失去了回應神想我們參與的機會。而這個使命不只是給宣教士,而是整個香港教會身體共同承擔的。

 

青年宣教士分享

Estelle亦分享了她如何委身宣教的經歷。Estelle有一個朋友曾去印度成為一年學生宣教士,回來後常常與他們分享外面的需要。在Estelle快畢業時,本來讀科學研究的她開始反思自己追求的東西是否能幫助人,世界究竟需要什麼。後來她參與了差會的訓練課程,以及去土耳其參與兩個星期短宣,服事當地的敘利亞難民。Estelle在服事中看到了福音的大能,和福音的真正意義。

後來Estelle決定委身成為學生宣教士,生命也出現很多恐懼和攔阻,除了家人的反對,在臨出發之前,Estelle的濕疹爆發。「那次的濕疹爆發,情況差到一個地步,如果不吃類固醇,我會因為傷口感染而死。醫生告誡我,不要說去外國,你甚至不能離開食類固醇和這個地方。」Estelle當時唯一的祈禱是,神如果不醫治我,我是否要死得有意義些?「神幫助我克服恐懼,如果連死都不怕,就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們去服事。無論什麼背景,什麼人都可能被神使用。這是我人生最深刻的一年,沒有什麼經驗比與神同工更寶貴。」

中東宣教情況

現時在中東宣教,並沒有世人想像般危險,在沙地阿拉伯,雖然國家禁止基督徒傳福音,然而從來沒有宣教士因為傳福音而殉道。伊朗現時有不少人很討厭政府,因為政府貪污腐敗。現時出現大量的人信耶穌,根據基督教電視及數碼媒體SAT-7分享,現在每日有600人向電台打電話詢問福音信息,其中有100人表示願意相信耶穌。一年有超過1200萬人聽過福音。在伊朗300萬的基督徒中,有50%的人是見到異象異夢而接受福音的。在伊拉克的基督徒經過路障時,軍人查問他們去哪裡。他們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去教會。那些軍人都說基督徒是好人,立刻就放行。最近,伊拉克教會亦差派了第一位宣教士去其他國家服事。

Estelle分享,土耳其當地基督徒甚至是宣教士,都對傳福音有恐懼。雖然土耳其有很多宣教士,但很多不會直接傳福音,而是做其他事工,例如教英文,開設教育中心。「我們會每日出去傳福音,希望以身作則,告訴其他人,在土耳其傳福音不會被打,或受到任何實際傷害。很多都是撒旦的謊言。」

另外在土耳其有大約100萬的伊朗難民,其中80%是基督徒。他們在土耳其的生活情況很差,很多人是黑工,收入很低。但神使用他們,教會不只用波斯語敬拜,還用土耳其語服事身邊的人。很多土耳其人開始時看這些難民不順眼,但慢慢發現他們來自極權國家,並有勇氣離開伊斯蘭教,令土耳其人開始思考自己的信仰。

香港信徒參與中東宣教

Estelle又分享:「很多人願意去中東旅行,一講到服事就覺得很危險,會死,其實是自己限制了神的作為。」其實不單香港在面對重大的問題,世界上有很多國家都在面對不同問題,全部都指向一件事,就是耶穌將要再回來。如果香港基督徒不能有這樣的看見,永遠就停留在頭痛醫頭的階段,錯失機會參與神的工作,以及服事這些民族的福分。耶穌應許我們,你們求我,我就將列邦賜給你們,我們是否這樣求過?還是覺得很危險,以穩陣為首先考慮?

盧亦分享,香港的教育體制信不過年青人,香港教會訓練一個宣教士可能要好幾年神學裝備,再加幾年的牧養經驗。然而由非洲,中亞一些國家,甚至是阿富汗和伊朗派出的宣教士,全部都非常年輕,信主兩年就被差派出去宣教,非常被聖靈使用。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