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耶穌出生的時期,有一座巴力廟在敍利亞巴爾米拉興建起來,其後的二千年,它沒有隨著其他古老建築物消失在歷史中。在2015年被「伊斯蘭國」拆毁破壞前,它更是遊客的觀光點。文物保育團體對破壞感到惋惜,於是夥拍聯合國組織,將這座巴力廟的入口門戶完整地複製過來,並於今年4月在紐約時代廣場及倫敦萊斯特廣場展示人前。門戶有「通道入口」的含意,巴力廟門戶的重現,不但連接著一個在舊約年代已存在的偶像崇拜的歷史回憶,更是心靈歸向的表述;不僅是媒介,更是隱喻。

古代近東的巴力崇拜是泛神論的宗教,宗教行為涉及嬰孩獻祭、淫亂(異性及同性的性行為),與當代以色列所信奉的獨一真神信仰和跟從的律法,彼此之間有極大的衝突。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前,摩西語重心長發出祝福與咒詛的警告,然而在安居樂業後,心卻隨從迦南人的宗教,一邊敬拜耶和華,一邊拜巴力。

迦南地有獨特的地理環境和氣候,沒有提供充裕灌溉的大河道,只能倚賴雨水才有收成,夏天沒有雨,但其他季節如果雨量充足,收成就不會有問題。以色列人需要祈求耶和華賜雨水,但下雨時間不由人來支配,每天的生活都是在挑戰他們對耶和華的信心。巴力是迦南人的風雨神,被視為有掌管自然界的能力,敬拜巴力,為獲得雨水、肥田、豐收的保障。以色人不停止對耶和華的敬拜,卻又要增加「額外的保障」,於是向巴力打開心的門戶。雖然對耶和華有表面的敬虔,實際上心卻遠離了耶和華,結果招致命定的咒詛。

今日西方基督教國家正面臨考驗信心的危機,金融市場隨時崩潰,經濟困局沒有出路,恐怖襲擊防不勝防,而美國和英國現在卻迎接巴力廟的入口門戶。在這個複製建築物出現前,巴力崇拜早已以不同的形式存在於這兩個曾經爆發最偉大的復興的國家:多元宗教,墮胎,異性戀和同性戀的淫亂,罪行得合法化和制度化。今次巴力廟入口門戶的建造,不是突如其來的序幕,而是真實屬靈光景的具體呈現,也是公開向世界作出宣告,宣告在祝福與咒詛之間作出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