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泰國清邁的「族群聚集」,約1200位家人出席,包括少年人與小孩子,其中穿著少數民族服飾的約佔四分之一。家人來自39個國家,出席最多的是華人。聚會的形式非常自由,有歌唱,有舞蹈,大多都伴著原住民的戰舞與吶喊,跟一般教會的敬拜相當不同,大部份家人融成一體,投入敬拜。

原住民與漢人和好

據家人聚集核心團隊的許忠實牧師提供之消息,聚會一開始就請台灣家人上台分享。原住民談到他們的自卑、懼怕、退缩,是因為被欺負慣了,覺得自己不重要,不起眼。因著被傷害,他們一向稱漢人是「壞人」,是「小偷」,是「放屁族」, 極難信任,更不易同行。隨後漢人也述說他們這幾年來如何被聖靈催促,去到原住民當中,不說,只聽。他們在聆聽過程中被震撼,因而羞愧,坐不住了,就只能跪下哭泣,不停地說:「我們錯了,求你們原諒。」如此到一個地步,漢人終能取得信任,然後被牽著手,再去到另一族又一族,再認罪,再被饒恕,被接納。經過好幾年的過程,原住民才終於能真心地跟漢人走在一起,改口不稱漢人為「壞人」。他們現在以神的眼光看彼此為寶貴,立約成為家人,於是雙方都豐富起來,成為土地的祝福,也叫天父的心歡喜快樂!

對此,許忠實表示非常驚訝。「台灣如此真誠的分享之後,在這次聚集中再也沒有任何族群提到過去的傷心事了,只有在敬拜與擁抱中彼此肯定、尊榮,恢復族群的定位。我相信那是因為多年的同行已經有過一次又一次的認罪,也累積了一層又一層的醫治,才有今日的呈現。今天,我們繼續選擇用敬拜來佔領地土,用歌聲來叫敵人閉口,用舞蹈來表露我們神的掌權!」

少數族群醫治列國

聚集過程中亦有介紹來自不同地區的家人,例如印尼。印尼有1000族,600種方言,整個國家分為3個時區。當印尼家人帶敬拜時,一位爪哇來的家人分享說:「我看見這裡像閱兵台,我們都一同站立在主的面前。敬拜中的哭泣不只是印尼的,乃是所有族群的,我們從心底在呼喊阿爸,深淵與深淵在呼應。我們回家了,我們得到愛了,所以能去服事人。我們以前是殺人族的,如今我們出去為神得人了!」在聚集中,父老們手搭手連成一個長的隧道,讓一千人從中經過,並趁經過的機會,父老們也為他們按手祝福。

許忠實指,少數族群是神心上的寶貝,是神末世的秘密武器,這個仇敵也知道,所以早就厲害地攻擊他們,令他們幾乎殲滅。然而,神能從爐灰中帶出喜樂,從枯骨中建立軍隊。多年來神說祂的心不滿足,除非少數民族進來,基督的身體不能少掉族群,他們是拼圖的最後一塊。如今神正伸出祂的膀臂,將族群一個個帶入祂的家中,並在合一裡帶下權柄,破除仇敵的能力,奪回每一族群原有的產業。 「看看你的前後左右,我們真的是一家人,是一個身體,你相信嗎?要相信,但信心不是強求來的,信心是啟示,然後宣告。2017年,神正在做大事,5月族群的聚集後,6月29日又有加拿大Montreal的聚集,各國的代表要立約,成就耶穌在約翰17章的禱告,到時將釋放又一更高層次的合一。11月將有埃及的聚集,明年春天亦有韓國的聚集。」這就像以利沙要約阿施拿箭擊地(王下13:1 8-19),一擊再擊,直到屬靈的聯合國興起,相信合一會帶來權柄,地上所捆綁的天上捆綁,地上所釋放的天上釋放!「我們將對北韓及許多國家說:『讓我的百姓去!』這不是我們能做的,但神會做。」

提到原住民醫治列國的果子,另一位家人聚集核心團隊何寶生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美國和加拿大以往是用聖經的根基去建立神的國度,但雙方在處理原住民的事上都出問題。加拿大的命定就是醫治列國,然而自01年至今17年,家人同行出現一個問題,就是加拿大團隊因不同意戴冕恩牧師而分散了。「這幾年,神叫我們留意少數民族,祂正在醫治列國、各族群。現在神正讓我們把列國和族群的果子帶回加拿大。」

屬靈聯合國成立

何寶生稱,有一位加拿大人原住民,父親是原住民領袖,他代表原住民歡迎戴冕恩回家。以往戴冕恩在加拿大時,曾和加拿大5大原住民族群認罪和好、合而為一,族群給教會權柄行走在他們5族之間。戴冕恩離開加拿大團隊之後,他們卻分散了。17年後,這個族長看到家人同行的成果,列國和族群的合一。列國的家人再次擁抱加拿大人,而被加拿大人承認。

另一邊廂,澳洲5個主要部族的領袖合一並立約,原住民對土地的權柄比教會更大。少數民族有土地的權柄。這次有超過一千人聚集,帶著列國加族群的權柄。

何寶生又提到,神跟戴冕恩說,1945年成立聯合國,而神會給世界70年去證明人造的聯合國沒有果效,祂要在地上彰顯屬靈的聯合國。在5月2日族群聚集期間,聯合國就有一個會議討論原住民的權益。屬靈的聯合國成立,就是列國及族群足夠的代表合起來成為家人的時候,就有更大的權柄。從未有這麼多族群走在一起,由他們帶領聚會,可以自由表達,獲得尊重。「這個運動由尊榮猶太人,到結連以實瑪利,到這次的原住民。」

(記者林暐皓、陳淑安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