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都不會在聖經上寫字或劃線,若增添什麼,好像會損壞一本神聖之書,實不忍心。但自從在網上看到有人在聖經上繪畫,就蠢蠢欲動,好想打破自己的規範,試試這新奇有趣的靈修活動。(但我仍需要一點時間突破自己的心理關口,OK?)後來在一個聖經文物展覽中,方發現聖經繪畫原來是古老基督教的傳統,有逾千年的歷史。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現正舉行《輝煌的啟示(貳)》展覽,展品有11至18世紀的亞美尼亞及格魯吉亞基督宗教手稿,包括聖經手抄本、祈禱書捲軸、福音書彩繪手抄本等。宗教與藝術的融合,並非新鮮事,歐洲有數目不菲的中世紀教會畫作、雕刻及建築。但對於亞美尼亞,相信大家都感到陌生,記憶中,我在神學院讀教會歷史時,好像沒聽過亞美尼亞教會的事跡。直到十年前我走進耶路撒冷舊城的亞美尼亞區,好奇心的驅使下,參觀他們的博物館,才知道亞美尼亞是史上第一個基督教國家(比羅馬帝國早),而在20世紀慘遭鄂圖曼帝國(土耳其前身)的滅族大屠殺,150萬人喪生。亞美尼亞的歷史充滿憂患,今天國家仍然存在,位於歐亞的交界處,與土耳其接近。但大屠殺後,流散外地人口遠多於國民人口。

其他古老中東教會也有宗教藝術,但亞美尼亞對聖經的藝術裝飾特別講究,手抄本加入大量圖畫。亞美尼亞對聖經(非聖像)的重視非比尋常,一位修士在5世紀創造了亞美尼亞文字後,他們隨後就翻譯希臘文和叙利亞文聖經,迫不及待要有自己人民能夠閱讀的整本聖經。他們會親吻聖經,對著聖經敬拜,戰士又會帶同聖經上戰場,好像護身聖物。當然這產生偶像化的爭論,亞美尼亞教會否認他們將聖經及宗教藝術品偶像化,更為此有辯護的神學,大家有興趣不妨研究一下,相信會豐富我們對基督教藝術的認識。

亞美尼亞的國旗由紅、藍和橙三種顏色構成,設計簡單,但每一種色彩都代表他們的渴想。紅色代表亞美尼亞高原(傳聞發現挪亞方舟的亞拉臘山的所在處),這是亞美尼亞人的發源地,代表他們為信仰和生存繼續奮鬥;藍色代表天空,表達人民對和平的渴求;橙色代表亞美尼亞的創意天分和勤勞性情。如果你參觀《輝煌的啟示(貳)》展覽,便會發現展品的圖畫經常出現紅藍兩色,橙色則不是主色,但卻有耀目的金色,猜猜這代表什麼吧。展覽在6月初就完結,不要錯過!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