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耶路撒冷之旅,是从一个微小的起点开始的。当“国际基督徒商会”的国际董事会决定在1991年于耶路撒冷召开董事会议时,我们有幸能看见第一批空运的俄罗斯犹太人返回以色列家园。我们众人都参与在这一趟返途的赞助。1991年5月23日凌晨3点30分,我们与犹太事务局的代表站在一起,等候着第一批俄罗斯犹太人回到他们的应许之地。何等荣耀的时刻!他们鱼贯地从飞机的阶梯上走下来,男女老幼,有的哭泣,有的欢笑,有患病的,也有健康的。他们全都受到人们欢欣喜乐地迎接!当他们一接触以色列地时,许多人流泪亲吻著停机坪,不管老少皆如此。

当他们全都下飞机后,我们受邀站在一个特别建造的讲台上。以色列国歌响起,我们应邀发表简短的致词,欢迎犹太人回到他们的故土家园。我代表“国际基督徒商会”领取一个牌匾,作为这次伟大时刻的纪念。当天稍晚,犹太事务局邀请我们在耶路撒冷共进午餐,一位代表犹太事务局的资深发言人挑战我们说:“你们是‘国际基督徒商会’。你们务必在以色列协助我们,为回归的犹太人创造工作机会!”

这对“国际基督徒商会”而言是崭新的一步。我们开始告知分布于世界各地的代表,调查他们能从以色列进口的产品型态,以便符合他们国家的市场需求。我们以祷告的心,开始了在以色列提供工作机会的预备,为那些回归的犹太人给予实质的帮助。

为了促进整个过程的进行,董事会同意差派雅思特和我到以色列进行为期两周的探访。政府代表及以色列出口协会皆热情地接待我们,我们双方都同意携手密切合作。我们的探访是一次美妙的经历,雅思特和我非常感谢神,奇妙地为我们开了门。我们决定到最顶级的餐厅用餐庆祝,以此向主表达敬意。当我们的餐点上桌的时候,我留意到两位男士坐在较远的角落边,主清楚地告诉我关于其中一个人的事。圣灵给了我智慧和知识的言语,而我全神贯注地聆听,雅思特注意到了,问我怎么回事。当我安静地向她解释时,她沉默了下来,我们几乎一言不发地用着餐!

我结帐后起身准备离开。雅思特讶异地说:“你不去告诉他吗?”我很紧张,不确定是否能去打扰他们。然而我妻子给了我所需的鼓励,于是我走过去了。“请原谅我侵犯你们的隐私,”我开口说,“我有重要的事要对你说,先生。”“什么事呢?”“主说……”接着我停顿下来,因为我想起有人曾警告我,在以色列那样说话你可能会被踢出去!

“是的,请说!”他催促我,好奇着我有什么话要说。“主说只有你能做你目前正在进行的事,但你必须聆听你的内心。不要妥协,或受到任何人的压力而有所行动,否则你会两头落空,而伤了你自己。假如你聆听你的内心,神将会祝福你所做的事。谢谢您。原谅我打扰了。”

我迅速离去了。除了主给我的话语以外,我没多说任何话。我甚至没留下我的姓名,或索要他们的名字。然而当我们离开餐厅时,听见他们轻呼:“哇!哇!”

过了几个月之后,我在美国参加“国际基督徒商会”的董事会议时,有电话从华盛顿的以色列大使馆打来。有四个人想要见我们:一位美国参议员、一位以色列将军、一位主持人,以及“耶路撒冷邮报”报社之子。他们为什么想要见我们呢?我们究竟该做什么?

我们感到相当战兢,决定翌日拨出半小时见他们。于是他们来了,由于我是“国际基督徒商会”的主席,他们便邀请我参加有史以来首次在耶路撒冷举办的“基督徒祷告早餐会”,为了向以色列政府致敬。当他们谈论这件事时,我突然想到这与我在耶路撒冷的餐厅里遭遇的事有关。我分享当时发生的情形,十分确信的是,与我说话的那位男士必定是促成这事件的主因!当他们发现这点时,我们的宾客不仅要我出席餐会,还要我加入讲员的行列。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