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刚刚跨过2000年的千年虫末日恐慌之后;当华人教会普遍仍在面对堂会种种挑战与挣扎,探索如何突破小教会的种种匮乏,努力迈向千人教会甚至万人教会之际,于2001年,父神借着两位忠心的使者,埃及裔的戴冕恩及华裔的赵仲权两位父老,引领了一小撮中港台澳及海外华人代表,走上一条属灵的历奇之路,五地家人们一起结盟,同心同行,共同的目标是要为父神在地上预备一个可安息的居所,一个温暖的家,一个让圣灵完全自由指挥的身体,一支向元帅完全效忠的军队。19年来,透过同心向着父神集体敬拜、集体求问,集体等候,集体聆听、集体察验,集体顺服,集体行动的操练,“华人是一盘散沙的咒诅与宿命”这坚固营垒终于被攻破了,现正迈向全球华人教会的世纪整合。父神化腐朽为神奇,将华人的一盘散沙,转化成为一支爱的盟军。过去19年,先是华人,后来更凝聚成为列国同心同行的国度性盟约大家庭,在圣灵引领下,所到之处因神荣耀的同在,无不带来了属灵的突破与提升。

然而,圣经一再提醒我们,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撒旦诱骗人类走向你争我夺,自相残杀,同归于尽的死路;另一条是,基督引领我们走向舍己,化解冤仇,彼此相爱,同归于一的共存之路。(弗1:10)

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也从耶路撒冷起步,经过二千多年来代代先辈们的努力与承传,如今圣灵正引领属灵大家庭,朝向以赛亚书19章,以色列、埃及、亚述三国一律的预言应验而进发(赛19:24-25)。这正是华人的命定,要带领两个哥哥,以撒及以实玛利的后裔“回家”,福音至终也必传回耶路撒冷,犹太人将全家得救,而终极的目标正是列国家人,与犹太长兄在基督同归于一 (弗1:10),成为“一个新人”(弗2:15-16)预备好成为一个无瑕无疵、完美的新妇(弗5:27)去等候新郎到来迎娶。

我要在父神面前屈膝,感激祂赐我这莫大的恩典,打从2001年一开始,就有幸参与在“家人同行”这旅程当中,使过去这19年,不单成为我事奉人生中最精彩难忘的岁月,也使我灵命被提升至远超我所想所求的境地。30多年前,我曾向神流泪呼求:“无论要付上多大的代价,在我有生之年,我要亲眼看见,华人是一盘散沙的魔咒至终被打破。”而过去这19年,父神不单回应了我对全地华人教会合而为一的呼求,最令我兴奋的是,我居然有这福份能参与及亲身见証著圣经关乎末世的预言,信实的父神在我们眼前逐一的应验,能有如此经历,真的是不枉此生!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