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回家聚集的28日早上聚會中,日本沖繩白之家教會伊藤嘉子牧師領受主耶穌的愛在深深觸摸每一位,向與會者啟示作為神兒女的身分,醫治日本的傷痛。

伊藤嘉子表示,二戰後,日本人的父母都要很努力工作,子女被迫快速成長,大都沒有童年,缺乏父母的愛。「我們奪走了亞洲國家許多的父母,現在很多日本人也不懂做父母。列國家人卻來到,無條件地擁抱我們,使我們經歷神的愛。」她領受天父的說話:「日本啊,妳不用那麼努力、那樣獨立,妳不再孤單了,我是妳的父親,我明白妳。」天父正啟示我們作為神心愛的兒女的身分。日本的文化習慣包裝自己,隱藏自己的軟弱,但伊藤嘉子說:「日本不要回到過去了,看哪,列國的家人來擁抱日本,神要醫治一切的痛苦。」接著,在場所有日本弟兄姊妹都接受海外肢體的深深擁抱。

戴冕恩鼓勵大家花時間彼此相愛。他提到幾年前回家的經歷,當時中國少數民族及台灣原住民的分享佔用了比原定計劃更多的時間,但領袖團隊願意取消原本的安排,讓少數民族有機會逐一分享。因為他們願意照顧少數民族,神就在少數民族中釋放突破,告訴他們現在是安全回家的時候了。「我們怎樣愛看得見的弟兄,反映我們能否愛看不見的神。日本是否願意顯露妳的情感,表達妳需要父親的愛?」戴冕恩指出,我們的愛是有極限的,只能「愛鄰舍如同自己」,但神給我們彼此相愛的新命令,讓世界認出我們是耶穌的門徒。「神在等待你放手的時刻,不再靠你自己的努力,而是領受一份超越你自己,從神而來的愛。在最不會表達愛的日本,神說,這是我的時候,要讓整個國家集體地被神愛的海嘯浸滿。」大會邀請日本弟兄姊妹找一個海外的肢體牽著手,安靜地直視對方的眼睛,感受大家的心和天父的愛。

在下午的聚會中,大會邀請了幾個家庭分享早上如何感受到神的愛,其中一位有五個子女的太太表示,雖然他們有五個子女,但她心中仍然有一種孤單和恐懼,作為基督徒家庭卻有許多問題。然而,當早上她被列國的家人擁抱,她深深感受到神的愛,她覺得這也是日本所呼求的,日本將因此而改變,生產出許多事情。她的丈夫也表示,他過去太忙碌處理教會事工,以為家人會明白,結果弄得差點要離婚。他說:「日本的牧者都很忙很熱心,卻沒有盼望。神希望我們回到起初的愛心,好像我看到自己孩子出生的喜悅。我感受天父很想代替兒女受苦的位置,醫治我們的痛苦。」

另一位年輕日本弟兄亦分享,他在對望環節時逃跑了,因為對他來說要直視人很困難。後來,另一位家人捉住他,與他對望,他說:「過往我會覺得注視是一種壓力,代表著批判,但這次我感到神的愛湧進心中,是一份無條件的愛,我完全被接納。」

另一位日本弟兄也分享他經歷的醫治。他說:「二戰時,我祖父曾是韓國一間日本人學校的校長。我們曾在韓國做了一些傷害他們的事。早上擁抱我的是一位韓國弟兄,他告訴我,我是他的弟兄,這完全打破了我家族的詛咒。」當他跟另一個海外肢體對望時,他哭了。「生父從未擁抱我或說我愛你,在日本文化中我們不會說出愛,只會用行動表達。今早,我卻明白神對我的深愛。」他領受,天國文化要超越日本文化。戴冕恩邀請海外肢體上台,先知性地好像天父那樣擁抱日本,宣示著歡迎日本回到神的家。

晚上聚會敬拜期間,許多小孩子到台上跳舞,充滿喜樂,各國的肢體又同心宣告一切尊貴榮耀都歸給神。伊藤嘉子說,這天的敬拜、舞蹈和擁抱,是神為我們擺設筵席,使列國真實地在耶穌裡面成為一。列國經過許多的痛苦,日本過去也是多國的敵人,她代表日本深深感謝華人和韓國人的饒恕,並感謝神在一瞬間就扭轉了歷史。「中日韓成為一家人是我三十多年來的夢想,今晚實現了!感謝你們來和日本一同站立!我宣告,我們要前所未有地在耶穌裡成為一體!」

(記者林暐皓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