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我一直梦想有个国际性基督徒企业运动,能够在工商界带来影响力。我梦想着看见神的爱和大能,因着成千上万人在商业领域中行使信心,彰显在职场上。基督徒要在仇敌辖管的领域——企业金融界,坚定站立。这将会是个国际性的运动,就是“国际基督徒商会”。

在那段日子里,我坚守着那个梦想,并没有与任何人分享。然后在1984年,一个机会临到而扭转了一切。那一年年底,在厄勒布鲁市有一个特会,我已经登记为讲员,但我还不确定神要我在那儿分享我的异象。成立全球性企业组织的异象,即将与一个斯堪地那维亚小国家中,一个说少数民族语言的小群人分享。我是真的听见神的声音了吗?我的不安全感促使我急于寻求印证。

神借着一通我仅见过一次面的美国商人打来的电话,奇妙地回应了我的祷求。这位商人提议我们在他转机的三小时当中,约在斯德哥尔摩的阿兰达机场会面。当我走向他时,他的第一句话便令我大吃一惊:“我是要来告诉你,现在该是你说出你梦想的时候了!”接着他打开公事包,他制作了两千个胸针,上头有描绘全世界的特殊标志,但却不是各大洲的图案,而是两个人脸透过鱼的符号彼此对望。我一点儿都不晓得这会成为“国际基督徒商会”的正式徽章。

在机场的经历是导向“国际基督徒商会”诞生的数个先知性印证之首。后来在特会上,我发现自己讲了一些不寻常的内容——一个没有人提过的主题。每个人都喜欢成功,但没有人喜欢挫败;它最好是能被抛诸脑后,然而我描述了一个失败企业家的孤独。我谈到人所必须承受的孤单道路,以及当事情出了差错时,他的家人连带受到的影响。从来没有人听过像这样的信息。“我们需要一间急救诊所来帮助生病的公司。”我这样说,殊不知这些话将会对众人有何等的冲击。

翌日,这个故事便出现在40间大报的头版新闻。“‘国际基督徒商会’开张急救诊所帮助生病的公司!”在各大报上广传。我因此而电话应接不暇,超过150通电话占线,人们热烈地反应。我在国家电视台上接受访问,并在欧洲其他地方的一个卫星国际广播电台上,成为特别节目。假如这个梦想所需的是媒体的关注,那么这个目标确实达到了!

然而这数以百计回应的人,并不是我所想像的那种人。那些都是事业上失败、面临破产、几近自杀的人。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与我联系,这实在没有用。我想要的是事业有成、能够服事他人的人,不是失败者!“主啊!帮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呼求着。

后来我翻开圣经,结果正好落在撒母耳记上第22章1-2节:“大卫就离开那里,逃到亚杜兰洞。他的弟兄和他父亲的全家听见了,就都下到他那里。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

我惊愕地读著这段话。这正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情景!大卫受神的任命要得着整个应许之地,却率领着一支乌合之众的军队。这些穷困不幸的灵魂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支军队。就像这些我日复一日接到不停来电的商人,他们全都是穷途末路的可怜人。尽管如此,这些人当中有37名将会进一步成为大卫的大能勇士。他们是神亲自精心挑选的,祂从起初就看到结局。

事件发生得相当迅速,“国际基督徒商会”在1985年逐渐成形。神引导我个别地与五位创立成员见面:一位澳大利亚人、两位美国人、一位加拿大人,和一位比利时人。主以超自然的方式,仔细地带领我的脚步。梦想正逐渐成真,情势的发展完全不在我的掌握之中。圣灵不可思议地透过我的生命运行,我随着圣灵的激流席卷前进。


文@刚纳‧欧森

(节录自《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作者是国际基督徒商会(ICCC)的创办人及主席,也是一位企业家。他以神国原则在职场中服侍,并经历神在生活中的超自然带领。)

按此购买《无限商机——将临国度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