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耶稣出生的时期,有一座巴力庙在敍利亚巴尔米拉兴建起来,其后的二千年,它没有随着其他古老建筑物消失在历史中。在2015年被“伊斯兰国”拆毁破坏前,它更是游客的观光点。文物保育团体对破坏感到惋惜,于是伙拍联合国组织,将这座巴力庙的入口门户完整地复制过来,并于今年4月在纽约时代广场及伦敦莱斯特广场展示人前。门户有“通道入口”的含意,巴力庙门户的重现,不但连接着一个在旧约年代已存在的偶像崇拜的历史回忆,更是心灵归向的表述;不仅是媒介,更是隐喻。

古代近东的巴力崇拜是泛神论的宗教,宗教行为涉及婴孩献祭、淫乱(异性及同性的性行为),与当代以色列所信奉的独一真神信仰和跟从的律法,彼此之间有极大的冲突。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前,摩西语重心长发出祝福与咒诅的警告,然而在安居乐业后,心却随从迦南人的宗教,一边敬拜耶和华,一边拜巴力。

迦南地有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没有提供充裕灌溉的大河道,只能倚赖雨水才有收成,夏天没有雨,但其他季节如果雨量充足,收成就不会有问题。以色列人需要祈求耶和华赐雨水,但下雨时间不由人来支配,每天的生活都是在挑战他们对耶和华的信心。巴力是迦南人的风雨神,被视为有掌管自然界的能力,敬拜巴力,为获得雨水、肥田、丰收的保障。以色人不停止对耶和华的敬拜,却又要增加“额外的保障”,于是向巴力打开心的门户。虽然对耶和华有表面的敬虔,实际上心却远离了耶和华,结果招致命定的咒诅。

今日西方基督教国家正面临考验信心的危机,金融市场随时崩溃,经济困局没有出路,恐怖袭击防不胜防,而美国和英国现在却迎接巴力庙的入口门户。在这个复制建筑物出现前,巴力崇拜早已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这两个曾经爆发最伟大的复兴的国家:多元宗教,堕胎,异性恋和同性恋的淫乱,罪行得合法化和制度化。今次巴力庙入口门户的建造,不是突如其来的序幕,而是真实属灵光景的具体呈现,也是公开向世界作出宣告,宣告在祝福与咒诅之间作出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