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宣教士Rosilind Jukic撰文闡述6項聖經默想和東方冥想的分別。文章以「不要墮入新紀元活動的圈套」為題,並指「除了聖經默想之外,參加任何形式的冥想都會向仇敵敞開大門」,警告信徒不應接觸任何涉及敬拜別神的活動。

Rosilind指出,不少基督徒視作減壓運動的瑜伽、禪修等各種巧立名目的冥想方式,皆起源於新紀元活動(New Age)及東方冥想。她引用申命記12章29-32節,指出分辨兩者之重要:「每當我們將基督教紀律與任何其他宗教活動混淆,我們就會激怒神。神在舊約中多次指出自己是『忌邪的神』,並命令信徒保持聖潔,不讓別的宗教習俗玷污我們對神的敬拜。因此身為基督徒,我們日常生活中若有任何活動在本質上並不能榮耀我們的主,而是敬拜別的神,我們應該立即拒絕,並將之從我們的生活中剔除。」

Rosilind列出了東方冥想與聖經默想不同的6個特質:

  1. 東方冥想僅倒空人的心思;聖經默想卻是以神的話語填滿人空虛的心靈。
  2. 東方冥想以自我為中心,透過控制呼吸、身體感覺及情緒,最終達致自我實現及驕傲,使焦點離開神;聖經默想以神為中心,使人不再專注於自己,重新將焦點校正向神。
  3. 東方冥想以緩解壓力為目標,然而生命中的壓力來源:擔憂、恐懼、完美主義等,皆源於人的驕傲;聖經默想則操練信徒謙卑自己,在各種環境中與神同行。
  4. 東方冥想令人自以為可以藉自身的能力取代神;聖經默想則提醒信徒,神是全能的,祂掌管一切,神的心意必定成就。
  5. 東方冥想通過「與神合一」,即尋求更高層次的意識或改變意識狀態,逃避壓力與現實。聖經默想卻面對現實,藉着聖靈超自然的力量,帶領人克服生活中的試煉困難。
  6. 東方冥想通過使用大氣、物體、靜默,呼吸技術等方式操縱環境和氛圍,使人能夠進入冥想狀態,從而帶來心境的平和;聖經默想卻超越環境,信徒能藉著禱告直接與神對話,隨時隨地思想聖經中的應許、憑信交託,將平安帶進心中。

Rosilind又引用約書亞記1章8-9節解釋,信徒應讓聖經默想成為每日的生活習慣:朗讀聖經,挑選經文對自己重複默念,晝夜思想經文對個人生命的意義,嘗試將經文應用於日常生活中謹守遵行。「當我們將聖經默想視作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生命會被轉化。」

文章於9月中上載於Rosilind Jukic個人網站,後於10 月初獲媒體轉載。

(來源:Charisma News,2018年10月10日,潘意韻編譯報導)

禱告:主賜信徒智慧及洞察力,使我們懂得時刻警醒禱告,免得陷入仇敵的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