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科属于一个特别的范畴,每一日都有新挑战出现,如同查案去找出真凶一样,我觉得太有趣了。”拥有医学界“华生”之称的玛丽医院科学主任主管(微生物学部门)陈汉坤博士这样形容自己工作。作为一个基督徒科学家,他手作的虽不是与传道直接相关,却在自己的领域里默默委身,为神而作,挽救生命。

失败只是过程

“神很有趣,祂选择让我走进微生物这个学科。我是一个没有信心的人,很多时候遇到困难我会选择停下,或者放弃。但奇怪的是,我的工作,其实失败是很常见的结果。”陈汉坤形容,他每一日的实验,可能要做100次才会有1次的成功,似乎是常常处于失败的状态。但神却很奇妙,当他越没有信心,祂越是将他放在那个需要突破的位置,让他了解什么是失败。“以前我觉得失败是神在玩弄我,为何别人做到我做不到,很气馁。现在我有了新的想法,在经历了这么多的难关之后,如果我没有从事这份工作,我未必能走到今天。失败是一个过程,学习的过程就是要在失败中成长。”陈汉坤慢慢学会了这种想法,就转换心态,其实每一次的失败都是一个经验,帮助自己去做得更好,其实向成功更近一步。

出新招破奇案

2015年7月,玛丽医院爆发毛霉菌,导致6名病人受感染,其中2人死亡。由于病人分散不同部门及病房,彼此应无接触。当时首先是团队领袖袁国勇教授发现有些不妥之处,突然之间同时有很多人有相同病症,觉得很奇怪,于是决定立案寻找播毒源头,查明真相。他找来了陈汉坤等几位科学主任做一些技巧性的检测。毛霉菌对于移植病人,那些免疫系统受到抑压的人会有很大影响。碰巧玛丽医院是香港最大的移植中心之一,所以毛霉菌的出现使病人受感染的机率非常高。

“要找到毛霉菌的来源,就需要检验衣服,床单,寻找相同的样本。如何断定是同样的毛霉菌,就需要我们的技巧了。”当时情况是很紧急的,陈汉坤在放假期间半夜被急召回医院开会。为了核实其他医院是否有相同的问题,当时整个医管局辖下医院的衣服,被单全都送过来给他们化验及检测。面对成千上万的标本,陈汉坤需要通宵去做这些标本的检测。为了应付这些大量的检验,用以前的常规方法就太复杂了,于是就使用了陈汉坤正在研究的新仪器和技术去做。本来需要3-4周才能完成的检测,在1-2晚就完成所有标本,大大提升速度,并且确定源头是深湾洗衣房,经采取环境样本检测证实,洗衣房需即时关闭,破案神速。

团队合作无间

“神为我配搭了一个很好的团队,成员基本上都是基督徒。他们大多数是医生,医治病人是他们的专业,但要做化验或者技巧上的工作,就由我亲自操作,我们形成了很好的配搭。”当中有趣的是,其他医院也有微生物学部门学科主任这个职位,但他们通常都是在实验室做管理工作,并不会像陈汉坤做查案形式的事情,去到现场,像侦探一样寻找蛛丝马迹。陈汉坤很感恩,他的团队和领袖带领他们去寻找源头,只是为著帮助别人,因为原本只需要报告医管局就可以了。“碰巧我也很喜欢做这样的工作,不会因为工作量突增就埋怨。我觉得都是经历,没试过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临场的压力令我想到如何用自己学到的东西帮助社会解决问题。”

科学家高举造物主

很多人的印象中,读科学的人通常会觉得与神有冲突,但陈汉坤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去肯定神的创造奇妙。“很有趣,我在读博士时,就有学习微生物的进化这一科。微生物在远古时候已经出现,其中一个内容是计算微生物的进化速度,所以我知道一只微生物大概要用多少年的时间,才会进化到某一个层次。如果要说这么多物种没有一个造物主去创造,而是由一个偶然性的机率进化出这么多种的生物,是解释不通,真要计算,也不是人类历史可以计算到的。”陈汉坤又分享,用科学的理论去想,也是这样的结论更合理,但更深一层的意义是爱,神的爱,人的爱是很难用科学去解释的,那种看不见的感动,就已经超过了科学可以解释的范围了。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