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提要:2002年我和安姿两度巧妙地遇上,却互不相识,直到第三次两人才相认了,我把她纳入我的小组接受牧养和心灵医治。她丈夫正杰炒卖股票受重创,负债累累, 更赔上了婚姻,健康和房子。可是他说赌博使他快乐,不肯收手。安姿怀着破碎的心从新加坡转到香港来工作,两人分居已一年。

同年夏天,他们的离婚手续已办妥,只欠两人的签名。我一直相信只要正杰肯来见我,事情是会有转机的,但安姿坚信那是没有可能的事。因为婚姻已支离破碎得无法挽回,况且正杰的态度很强硬,对基督教和辅导非常的抗拒。安姿最终取消了回新加坡签离婚书的行程,继续心灵的治疗。讲到父亲,她翻着白眼说:“这人!我该说什么!”他父亲是个赌徒,从小学到中学她只够钱买一套校服,书簿没有钱买,穿的是破鞋子,因为家里的钱都给输光了。中学时向父亲拿高考的报名费,他说手风不顺没赢钱,别考了。父母虽同住,但廿年来两人互不相干。安姿一脸不屑地说,她从来都看不起这嗜赌如命的父亲。偏偏自已的丈夫今天也是个赌徒!

医治的疗程中,安姿饶恕了父母、丈夫,也饶恕了自已。紧接着,她回新加坡老家去见父亲,记忆中那是她头一次与父拥抱,道歉,以孝敬的心去修复父女关系。这破冰之旅,连带父母间冰封已久的关系也得以融化,父母恢复了对话。

不久之后,正杰被派到香港公干,由安姿带着来见我。面前的他一表人才,人略瘦削,大概是曾患胃癌的缘故吧。我和他单独坐下来谈了两、三小时。事隔16年,谈话的细节已不复记忆,但感觉十分良好,正杰的心很软,非常诚恳。那天他决志信了主,也答应从此不再赌。这破冰之谈在祷告和泪水中完满结束。门打开时,安姿见到正杰哭着出来,初是震惊,继而感动,因为相识十三年,正杰对着她大呼小叫是平常事,可不曾见他流过半滴眼泪呢!正杰超爱香港的美食,可是那天晚上他整个人瘫痪了,不吃不喝,哭了一条河的眼泪,是前所未见的破碎。

随后的两天我助他们把积累了多年的“垃圾情绪”清理干净,最终夫妇互执著手决定一起重建婚姻和财务。那周末刚好是浸礼的日子,夫妇两人一起受浸,两人在牧师的见证下重新交换结婚誓言和戒指。这时正杰在安姿耳边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我!”安姿回答说:“都原谅了。”

从那天起,两人真的紧密地走在一起,安姿调回新加坡总公司上班,她把自已的私己钱全数交给正杰偿还部分欠债。他们积极地参与当地的教会,正还自学了结他去敬拜神。第二年女儿美瑾出生,今天已是十四岁的美少女。正杰从此没有再赌,事业屡创高峰。夫妇同心合力以五年的时间把所有的债务都淸还了。十六年后的今天,夫妻恩爱依然,一家三口一起在教会里侍奉得很开心,好一个爱主的幸福家庭。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