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基督徒传福音”本是一句自相矛盾的说话,但徒有虚名的基督徒的存在,使它成为当前的一个大使命。人口和社会处境因素可能导致天主教徒将成为下一波宣教运动的最大禾场,挑战巨大,危机也不能轻看,新教与天主教的关系将受到考验。

3月15-19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全球“洛桑运动”(The Lausanne Movement),以“向每个基督徒传福音”为主题。今次会议讨论向挂名基督徒传福音和进行门徒训练的策略。45名与会者来自不同背景,有神学家、宣教学家、宣教士和社会学家,分别来自北美、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

洛桑全球分析杂志总编辑班宁特(David Benett)撰文,为“挂名基督徒”作以下定义:只有虚名或徒有形式,与真实身分有别。他们可能是在基督徒家庭里出生及成长,或是在基督教社群一员,又或是经过某类型的宗教形式而成为基督徒,然而信仰对他们生命只有很微小的影响。只有基督徒的表面身分,在生活上却从没有活出这身分,言行也不反映基督教信仰。他们甚至没有悔改与重生的经历,因此也没有属灵的成长,没有结出圣灵的果子。挂名基督徒在任何宗派和堂会里都能找到,不论是福音派、东正教或天主教。

全球有三分之一的人自称为“基督徒”,人数有25亿,包括真的基督徒和挂名基督徒。2018年全球人口突破74亿人,而根据天主教官方数据(2014年报告),天主教人口占世界人口总数的17.77%,接近13亿人。换句话说,天主教人口总数接近穆斯林人口总数。穆斯林国家的未得之民人数庞大,就这方面说,穆斯林是最大的宣教目标群体。然而,由于限制宣教活动和社会封闭,进入穆斯林群体异常困难,这块福音硬土还需更多的灵雨浇灌,才会广泛地出现茂盛生机。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大部分的天主教徒生活在宗教自由国家,包括欧美、拉丁美洲和一些宣教历史悠久的亚洲、非洲地区。虽然其中的“挂名天主教徒”人数无法准确估计,但因为所在地区有高度的宗教自由,可以想像假如洛桑运动一呼百应,“挂名天主教徒”的宣教活动可以出现急速发展,这样的话,天主教徒可能成为下一波宣教运动的最大禾场。

宗教改革五百年后,新教与天主教的复和已迈进一大步,还需要注意的是,“挂名天主教徒”的宣教活动很可能影响两方的关系。有悔改重生经验的基督徒应否加入或留在天主教体系?新教似乎还没对此有清晰的立场,对此进行探索和讨论就不能避免了。今次会议在梵蒂岗所在地区——罗马——举行,看来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