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也聽過類似的故事,她說:「我參加了一個聚會,有人發預言。我對他們的準確度感到驚訝,聚會後他告訴我,神已經指示他,我應該與某某人結婚。我很生氣,神竟會要我嫁給那個人,他並不吸引我,我不打算嫁給他,所以我一直在逃避神。我要避開神,因為我很不安。」我們如何回應這樣的故事?先知恩賜可以成為幫助人們成長和改變的有效工具,但它也可能成為痛苦和困惱的源頭。問題不是先知恩賜本身,而是恩賜使用者的成熟度。作為領袖,我們如何幫助有先知恩賜的人變得成熟,成為天國有用的工人 —— 就是對我們的教會而言安全的人?我總結了以下七大重點:

  1. 鼓勵參與社群:
    任何聲稱有先知恩賜但不參與教會的人都是危險的。使徒約翰寫道,假先知從會眾中「出去」,就是離開了教會。如果他們不在教會家庭中,我們絕不應該讓這位有先知恩賜的人向我們的生命說話。
  2. 重視品格多於恩賜:
    當我們讚賞恩賜多於品格時,我們可能在教導人們迷戀於超自然現象而不是迷戀耶穌的榮美。真正屬靈(被神的靈所使用)的人將在生命中結出聖靈的果子。我認為一段30年的敬虔婚姻,與一個人從輪椅站起來一樣值得慶祝。一個對卑微的人仁慈的人,跟能夠觸摸天國的人一樣值得讚揚。
  3. 教導和訓練:
    所有恩賜都以不成熟的狀態開始。我們不僅需要教導人們如何認識自己的恩賜,憑信心踏出和信靠神,而且還需要教他們,當他們的恩賜到達成熟時的模樣。正如幼兒或青少年需要擴展,反覆嘗試,去發現他們的力量程度,成年人則需要學習何時收起他們的力量。一個成熟的個體理解潛在好處及同時可能潛在的傷害。
  4. 重視聖經:
    有人說過,許多人對待神的話語的方式,就像喝醉的人對待燈柱,用作支持自己,而不是照明的亮光。如果我們只利用神的話語來支持自己,我們不會持久地聽到祂的聲音。作為耶穌的追隨者和愛人,我們需要花更多時間在讀經上,這樣我們能夠除去許多不準確的信息,以免成為異端。只有聖經是我們的基礎。先知恩賜可以指導、鼓勵和澄清,但它不是我們的基礎。先知恩賜是由聖經塑造的,而不是反客為主!
  5. 培養反映文化:
    恩賜培訓過程應包括回應的部分,預言是否準確?它聽起來像是耶穌說的嗎?它是否帶有僕人的心腸?只因有人聲稱「神告訴我這個」,並不代表我們必須接受他的話作為真理。所有事情都必須經過試驗。
  6. 恩賜的來源才是焦點:
    「我們都要參與。」約翰溫伯爾在80年代使這句話流行起來,今天仍然如此。恩賜不是為了使有恩賜的人自誇;它說明了釋放恩賜者是誰。聖靈可隨己意,將任何恩賜分給任何人。恩賜讓人有空間服事,但品格才讓人有權柄。我們決不應該僅僅因為某人有恩賜就給予他權力,對領導者的要求從沒有改變(提前5章和多1章)。
  7. 聆聽和順服:
    聆聽神的聲音並不是我們的娛樂;我們若在聆聽神,祂又說話,我們就必須服從。我們需要學習將我們的生活的重心定為與祂真實的關係,並且無論祂以什麼方式說話,都需要回應。只要是從神來的,我們就要跟隨。

如果我們能夠在教會群體中實施這些簡單的原則,先知恩賜將會成熟地呈現。我們所有人都必須親自學習辨別神的聲音,重視品格多於恩賜,並將祂的話語置於我們生活的中心。這樣我們就能漸漸成熟,成為有恩賜又能帶下祂的國度的人,並幫助塑造他人成為基督的樣式。


文@莊.多馬,國際溪水事工總幹事(John E. Thomas, Streams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教導預言服事、解夢和神的國度。)
譯@盧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