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生时右耳的耳蜗没有发育,造成严重失聪,从小到大只能靠左耳去听。任何人站在她右边说话,不论声量多大,她都听不到,更从来不能用这右耳来听电话。大概是家族遗传,姐姐的女儿出生时双耳都是弱听的。耳蜗是内耳蜗牛壳形状的听觉传导器官,负责将中耳的声音信号交送到大脑的中枢听觉系统,最终实现听觉知觉。没耳蜗的耳朵也即是听不到的耳朵。

“祷告医治室”的同工按手释放神的美善在这听不到的耳朵,她顿时感到耳边周围发热。我们一面祷告,一面测试,从后在她的右边讲话,由近到远,由她去覆述听到的声音,她都能准确地覆述每一句话。先后测试了男声和女声的频率,不但听得清,还说声量很大。她回头一望,倒是吓了一跳,原来与她对话的人是站在十多尺以外的距离!在埸的十数人为她鼓掌欢呼,过程也给摄录了下来。 她在家时会把听力正常的左耳放上耳塞,刻意启动作废了多年的右耳去看电视和听收音机,借此肯定了右耳的收听功能。接着一连六个星期,“医治室”重复地测试她右耳的听力,近距离,远距离,男声女声,每一次都确定听力实已回复正常。

右耳未得医治之前,她曾参加唱歌训练班,因单靠一只耳朵去听,站近琴的那边,听到琴声却听不到合唱团的歌声,换一个位置,听到人声却又听不到琴声,情急之下向耶稣呼求:“请让我同时都听到琴声和人声吧!”谁料第二天早上收到朋友的短信邀请她去“祷告医治室”,神就这样医治了失聪了50年的耳朵!最近她和合唱团在婚礼献唱,听觉明显与以前不同,琴声和人声都听得清楚!  两星期前她终获正式加入教会的敬拜队, 圆了多年的心愿!

她从小体弱多病,药不离身。天生左脑血管较正常的幼和窄,影响到心臓,致呼吸经常不畅顺,头痛,眼干,手脚冰涷。她说每次接受祷告时, 神的同在十分浓厚,左边脑有种搅动和涨涨的感觉,有时候会全身发热,回家后各种的病状都得以痊愈。   以前走路经常失去平衡跌倒,也大大改善了。她唸小学时头发已是全白的,近日医生发现头上白发变黑的幅度扩阔了。两条天生全白的双眉,在不觉间经已转为黑色了。

她与家人甚少交流,与父亲关系极差,内心充满愤怒和失望,从小挣扎求存的感觉很强烈,想突破却又办不到,感到疲累、挫败。她按着我们的指引做了一连串的内心医治, 由圣灵助她医治童年的创伤和破碎,饶恕了很多的人和事,也饶恕了自己。现在的她,思想变得积极,人开朗了,与家人亲近了,朋友都说她多了笑容,少了担心。她是代课老师,近日工作量突增,收入稳定下来。过去的她总把自己收藏起来,如今十分乐意去分享。在学校上课前她会带领学生一起祈祷,喜见学生的成绩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近来更开始写信给在囚人士,鼓励他们。数月下来,她享受了阿爸父的宠爱,生命来了个180⁰的扭转!我相信好戏仍在后头呢!


文@Pastor Lindy Heung (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 祷告医治室负责人)

ICA Office: Tel: 2527 2270  (Monday to Friday, 9am to 5:30pm)
The Healing Rooms: Tel: 2102 0964  (Saturdays 10am to 12pm)
Email Address: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