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同情約瑟,因為看不出他有什麼不好,卻被心狠手辣的哥哥賣給別人為奴隸,後來又坐冤獄。世上沒有完全的義人,約瑟也不是,但聖經對他的描寫很正面,而按人間的標準也算是一個好人。好人怎麼會受苦呢?聖經沒有提供簡單的答案可應用於所有人,但有一節經文是解開約瑟受苦的關鍵鑰匙。

詩篇一零五篇19節:「 耶和華的話試煉他,直等到他所說的應驗了。」

打從第5節開始,詩篇提到神與亞伯拉罕和他後裔立的約,應許將迦南地給他們,接着回想荒年之前,神打發約瑟去埃及,使他成為奴隸,到了19節就說:「耶和華的話試煉他,直等到他所說的應驗了。」之後繼續說約瑟在埃及的事情,他治理埃及,後來雅各也到了埃及,在那裡生養眾多,人口增長強勁,最後是出埃及的故事。42節做了一個總結:「這都因他記念他的聖言和他的僕人亞伯拉罕。」

神向約瑟說了什麼?祂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作出的應許,約瑟應該知道,還有約瑟的異夢。

神與人立約,也會試驗人是否願意遵守他的責任。試驗並不好受,但神的同在會令它變得有意思,約瑟在從被推下井裡的一刻開始,在表面看來,人生好像與他的兩個夢背道而馳,但「神的同在」這字眼是在他去到埃及後才首次出現,之後每次遇上不幸,「神的同在」再次出現。在埃及,約瑟確實經歷很多恩寵,但最大的恩寵是什麼?是「神的同在」。摩西跟神討價還價,「神啊,你若不與我們同去應許之地,只是讓我們去,這有什麼意思呢?」摩西明白什麼是最好的人生。外在的環境無論怎樣改變,也不能阻止神與你同在,問題是你想祂與你一起嗎?祂想與你一起嗎?

雅各臨終時給十二眾子祝福,給約瑟的祝福是與別不同的,他是與兄弟有別的人,神與他同在,不是沒有任何原因。我們都會說自己渴想神的同在,但神喜歡不喜歡與我們同在,這可不是沒有任何原因的。

我家的飯桌上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燈泡小玩意,裏面充滿水,水裡有一些金沙,而主角是一株塑膠幼苗,精彩的地方是即使你翻轉燈泡,這幼苗最終還是屹立不倒,因為它有一個有重量的底部。小幼苗能夠屹立不倒,因為它在充滿水的密封玻璃燈泡裡。後來我發現有更深的意思,我們只要停留在神的同在,有什麼可以擊倒我們呢?

有一天吃早餐時,我習慣性的看一看那燈泡。突然間,我注視到幼苗上的金粉,就像覆蓋了一層榮耀。此時心裏想,如果燈泡沒有經過倒轉、搖動,金粉就不會落在幼苗上,人生不也一樣嗎?只要有神的同在,無論人生有多麼大的變動,甚或給一股自己無法抗衡的巨大力量翻轉了,但還是可以回復原位,而且多了一層榮耀的金粉。約瑟經歷人生巨變後,受過試驗,榮耀的金粉就落在他身上,往事並非如煙,而是給灑上一層榮耀的金粉。

但神與誰同在呢?雖然不義的人今世一樣可以得着神的恩惠,日頭照好人,也照壞人,但聖經從來沒有說,神愛與不義的人同在,「同在」是一種極度親密的關係,彼此不合的東西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神與誰同在,透露了祂對這人的喜悅,而我十分確信,祂只喜歡與「與惡人有別」的人同在。約瑟,是一個「與兄弟有別」的人。


文@黃少芬

(本文摘錄自作者的同名著作《荒年中的恩寵》,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