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改变社会的学说,但能够在一个半世纪之内就深入地改变西方思想,被社会的顶尖知识分子奉为经典,并且广泛地渗入不同学科领域,就大概只有进化论。

达尔文(Charles Darwin)于1859年出版《物种起源》,时至今日,进化论的观念不时反映在科学、心理学、人类学、哲学、社会学、艺术的理论上,这披着科学外袍的宗教塑造二十世纪的不可知论社会,将怀疑信仰的种子撒播在其后的几个世代,更将人与动物在本质上等同,偷走神所赐予的独特身分,当人不知道自己的本位,就不会知道人生的方向,这也就偷走了人的命定。

最近伯明翰纽曼大学发表调查结果,指少于一成的英国人接受创造论,其实其他有悠久基督教历史的西方国家也有相似现象。早于2006年就有科学媒体的调查报告指,全球有十个国家逾七成人口接受进化论,其中九个是基督徒人口为主的西方国家,加上日本,全部都是知识分子为社会创新力量的国家。事实上,皮尤研究中心有数据显示,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倾向接受进化论。这解释为何进化论能够塑造社会的思想形态。

虽然进化论以科学包装,但却是从没经过科学实验证实的一种“假设”,而有关生命起源的说法,根本无法用科学方法证实,它不是真正的科学。人是谁?人从哪里来?这些是宗教性或哲学性的问题,进化论对生命起源作出假设,根本就是宗教或哲学。宗教必然有超自然的概念,但进化论对生命的解说除去超自然的因素,所以更精确的说,它是人的哲学。

知识分子为什么拥抱伪科学?人都有探求生命意义的需要,就要为“人是谁”和“从哪里来”找出答案,但这不可能是科学能提出的答案。科学去到最深的一层,就会涉及宗教,可是与宗教分离的科学一直存在着生命的不确定性,要抺走不确定性,就需要制造一个论说,假设就是一个方法,进化论为满足人类的宗教需要而生。

建基于不实假设的一切论说,即使如烟花的耀眼,却是在沙土上建造的屋子,有一日将会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