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現時福利政策,在播道兒童之家長大的孩子,到了18歲後便不能繼續在院舍居住,卻又無家可歸,這群18歲的青年該何去何從? 早前播道兒童之家得到凱瑟克基金資助,並委託了突破機構,調查訪問了200多位青年進行一項研究,期望更深入了解離院青年面對獨立生活時的困難及需要;並檢視現行服務所扮演的角色。

報告指出最困擾「無家青年」的是住屋問題,他們收入僅僅可以糊口,難以應付高昂租金,對於未來發展,不敢抱有期望,只能「見步行步」;加上缺乏學歷及資源進修,令這群無家青年正面對向下流動的危機,延續跨代貧窮。有見及此,播道兒童之家開展「第二人生助跑計劃」,透過計劃,增加過渡性住宿位予無家青年,亦期望藉著「衛星/ 空巢家舍」,就是有心人以慈善方式捐出單位,提供住屋予無家青年居住,讓服務擴展到院舍以外,幫助青年獨立生活,繼續人生路。

一名受訪青年Ben,約10歲時因家庭問題經社工安排到播道兒童之家居住。Ben形容那時在兒童之家的生活很安穩,又可以安心讀書;然而到了18歲,他坦言一切都變得混沌、迷茫。「18歲那年,按規定我要離開家舍,返回家中跟爸爸住。爸爸患有精神病,病情亦非常嚴重,試過用菜刀威脅媽媽的性命。這個家,住不下去。後來,媽媽返回國內,而我則要另覓居所。試過入住臨時居住中心,個人物品只可以放在床邊,很容易被人偷去,品流又相當複雜,曾經與吸毒的人、逃避追殺的人同住一室。也試過在深夜時,有個男人一直站在我床邊望著我,我就一直假裝睡覺,不敢出聲,那一刻真的很驚。我感到很無助,只是求有安穩棲身地方。」

經由社工及兒童之家院長的介入,Ben最後成功申請入住青年宿舍,為期兩年過渡性的住宿服務。在這期間,Ben得到穩妥的生活及宿舍的支援,可以重拾對未來發展的方向。現時他在一家中學從事IT的職位,有能力自及自足,過穩定的生活。

按估算,因家庭問題,例如與家人關係惡劣、家人長期患病、父母離異等因素,未能有安穩居所,有需要入住青年院舍的年輕人大約有7,000人,但現時社會提供的青年宿位並不多,以播道兒童之家為例,青年宿位也只有18個。

播道兒童之家院長 羅美珍 分享道:「這群無家青年,他們大都是『叻仔叻女』,很懂得為自己打算。只要我們能夠扶他們一把,他們是可以向上流,成為社會的棟樑。」

(新聞稿由有關機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