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是什麼?曾經聽過有人幽默地解說:「就是『教會』人怎樣做人的地方。」這話確實有幾分的真實,雖然教會的核心是敬拜神,但也有教育的功能,如果除去所有具有教育性質的活動,教會聚會至少有一半會立刻消失。想一想,教育這麼重要,但教會所採用的教育方式卻千篇一律,而且百年如一,很少有志之士有改革的動力。

然而,學習方式的改變在個人層面已靜悄悄地發生了,成人信徒都很懂得自己選擇神學院晚間課程,又知道讀什麼基督教書刊,在網上看什麼講道節目,日經月累,我們已有自己的取向和偏向,在一種不是正統的規範、不是嚴謹的系統下,開拓自己的學習途徑。

其實這也是今天社會的趨勢。世界各地都有龐大的熱心網民人口,無私地分享知識,造成新一波的知識革命。不出二十年,知識的碎片堆積網絡山頭,無論是大學課程,或是創業之道、藝術、手藝、天文地理,你想學什麼,大都可以在網上找到教學資源,而是絕大多數是免費的。我們已進入了自學時代,在網上就能學習,但嚴格來說,不是完全是自己獨立摸索知識的,只是「老師」在網絡世界裏,而且沒有特定的,今天收看甲的五分鐘教學短片,明天是乙的教學短片。

今天非洲農民只要有上網的手機,就能學習現代農業科技,互聯網科技確實有助於教育普及化,但這種新的自學模式真的優於傳統教育模式嗎?至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網上的知識量即使比以前增加一百倍、一萬倍,但大多數是一種分散無序的狀態,知識是免費的,但是否可以受惠,很在乎你本身有沒有整合的能力,知不知道自己的學習需要,有沒有自己的學習計劃,能不能持續的自我鞭策,很可惜,這些能力卻沒有在過去從學校裡學到,到今天,資訊再多,只會成災,卻不是人人有能力浮遊在知識的網海上,而最終能到達目的地。

現時的情況是,信徒學習真理的場所已靜悄悄地移到網上,每天吸收散片式資訊,可是僅少數有整合和內化的能力,能將新知識融合在自己已建立的知識系統上。而另一方面,教會的學習模式卻還是「一人在說,其他人被動地在聽」,我們應如何是好呢?將問題留給基督教教育專家,還是以「信徒皆祭司」的心態,讓我們一起面對呢?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