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統計,目前情緒病在香港是十分普遍的,平均每六個香港人便有一人患上情緒病,而世界衛生組織預言,2020年,抑鬰症將會躍升為人類第二號的健康敵人。面對香港社會對心靈健康如此龐大的需要,作為一名心理醫生可以如何透過自己的專業去回應呢?今期Kingdom Life訪問了臨床心理學家鄭健榮博士(Sammy),分享他如何在職場中實踐神對他的生命呼召。

親身經歷帶出生命呼召 

談到如何走上從事心理治療之路,Sammy直言,神從他年少時就透過自身經歷讓他明白神對他生命的呼召。大約在17、18歲時,Sammy是一個單純的門徒,當時他很想為耶穌贏得很多靈魂,所以經常參與教會的佈道隊,不斷去傳福音,並帶領了不少人信耶穌。但當時Sammy有一個深刻印象,雖然他帶領了很多人信耶穌,但同時也發現其實人背後還有很多問題。「記得有一個10多歲的青年人,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我花了很多時間幫助他,但很可惜最終他還是跳樓自殺。當時對我來說,有很多的反思及掙扎。我問神,其實我們是否可以幫助人再多一些?神的心意是否真的帶一個人信主就完結?」之後不久,Sammy的家人也患上情緒病,對他的家庭產生很大的困擾。就是在這麼多的衝擊之下,Sammy面對升讀大學的選擇時,很自然就選擇了讀心理學。「我知道是神讓我經歷有些我所幫助過的人或者屋企人,所遇到的困難,神想透過我的幫助去告訴別人,神很愛你,有些問題是有出路的。」

信仰與工作之間的平衡

「我們的人生有太多問題,但神讓我看見,有問題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如何處理這些問題。同樣,在我的工作中,我會看見病人的很多問題。我常常會反問自己,如何回應他們的問題呢?」在Sammy的工作中,首要做的事,就是幫助病人康復。而當中有些病人就會覺得,為何你這麼有熱心去幫助我呢?Sammy曾經試過有不少病人對他的信仰很感興趣而主動問他。「通常我在初見病人時,不會主動提及信仰,因為他們的期望不是來聽我傳福音的。但我在盡力幫助病人的過程中,讓他們感受到我是一個很不同的心理學家,自然地就吸引別人對我的信仰很感興趣。」Sammy曾經遇到一個患有強迫症的病人,他找過很多名人名醫都治不好他的病,而Sammy就用一些實證為本的方法幫助他康復了。這位病人和家人都非常開心,然後對Sammy的背景和信仰都很好奇。之後甚至帶著家人去教會,認識耶穌。「我很開心,基督徒首先要在工作中作好見證,影響別人,讓人感覺到你是一個與別不同的基督徒,自然就會吸引人。這時候我們再與別人分享信仰,就更有從神而來的力量及果效。」

情緒問題需要更多人關注

Sammy指出,在香港患情緒病的人,數字是比較高的。有些研究統計表示,平均每6個香港人就有一個人患有情緒病,而這個數字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也非常一致。除了情緒病,沉溺行為,例如賭波、色情、飲酒等,也是社會的一大問題,腐蝕著很多人的精神、時間以及關係。而這些問題其實反映著城市的種種壓力,人需要一些途徑去減壓,但卻是用了一些不健康的方式去發洩。我們看見,在香港社會這個高壓力的城市中,情緒病沉溺行為,影響著很多人。而香港基督徒及教會是需要關心和回應社會的需要。就如同耶穌出來治病傳道,同時也是關懷人的需要的,以致令很多人感受到耶穌能夠幫助他們。如果教會能夠發揮這個功能,對信仰在社區中的推動和發展都是很有幫助的。

人生的下半場召命

談到未來的工作及事奉方向,Sammy坦言,「人生很短暫,我差不多已走過人生上半場。在上半場裡,我不斷在我的專業裡學習及裝備自己,而來到人生下半場,我需要好好把握及運用我的時間,投資在更加有永恆價值的事情。」所以,在醫管局工作了20多年,Sammy認為是時候作出人生的轉變,於是他決定建立自己的診所,一方面工作時間比較彈性,另一方面也因著少些行政工作,可以騰出更多時間見病人,並且能夠每個星期撥出一些時間在但以理學院服事。

而為了回應城市及教會在心靈健康與醫治方面的需要,Sammy將與但以理學院合作,成立巴拿巴學院,透過兩年的培訓與訓練,為教會及職場興起一群基督徒輔導員。「這個為期兩年的輔導課程,是主要為平信徒設立的。很多人都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要訓練一個完備的輔導員是不太可能。所以,巴拿巴的定位很清晰,就是想訓練『朋輩』輔導員。」何謂朋輩輔導員呢?也就是一些懂得和別人聊天、懂得聆聽和關心人的輔導員。而當人有輕度的情緒問題,他們除了聆聽,也可以給予合適的建議。「其實這個模式不是我自己去想的,原來在外國已經有很多這種實證治療的方式,發現原來未必需要專業資格的人,只要接受一定的訓練,是可以成為朋輩輔導員,對有輕度情緒問題的人是很有幫助,能預防他們出現更加嚴重的問題。」

如對該輔導員課程興趣,歡迎登入巴拿巴學院網站了解詳細資料:

https://mpoffice.org.hk/巴拿巴學院/

(記者莫嵐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