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港九培靈研經會是第89屆,這是香港培靈會的老字號,這次我參加了,每次聽道心都被觸動,一些老生常談的真理,今次聽進耳裡,像烈火,又像清風,帶着甦醒人心的力量,炎炎夏日,聽道可以全無睡意,哈利路亞!來自新加坡的曾金發牧師將生死禍福陳明在我們面前:基督徒不能又愛神,又愛世界!但我們若然坦白一點,就會承認自己其實又想愛神,但又不想不愛世界。

愛世界代表你的生命環繞着世界旋轉,你愛什麼,你做什麼都是為了那什麼。所以我們怎樣做人,也顯出我們愛的是什麼。近日有一次跟朋友聊天時,聊到一間教會,朋友無意間衝口而出,說某某牧師真是世界仔,意思是用世界的方法做教會的工作。其實愛世界就不會待在教會,但為什麼有世界仔的風範呢?

跟老一輩的牧者(現今年過60歲者)比較,新世代的牧者較多(只是比較,實際人數很少呢)給人世俗化的感覺,被指將世界的一套帶進教會,用世界的方法治理教會。我認為這有時代的因素,不是某時代出生的人本質上較為屬靈,另一個時代出生的人本質上較為世俗。你追溯老一輩牧者的歷史,便會發現很多是在二十歲前後回應呼召,很快就入讀神學院,並沒有在大學接觸過各樣社會思潮的學術,也沒有在社會打滾過,被灌輸種種成功緻勝之道;神學院畢業後,就在堂會開始事奉,一事奉就事奉到退休為止。每天生活在這種單純環境,即使人在世俗化的社會,出污泥而不染不是夢。

但新一代的牧者,普遍上是在社會工作多年後,人生上半場完結,才入讀神學院,再過幾年才開始教會工作。這時候他們已有相當的人生經驗和工作經驗,這對牧養和教會現代化有好處,但針沒兩頭利,不可忽略的是,心思形態可能早已被世界模造了,而有部分的思想方式和價值取向並沒有更新。不是來自世界的就是不好,但思想固定而失去彈性,不能隨聖靈感動而改變,就會生問題。越是深層的,越是隱藏的。你說教會舉行世紀豪宴,一切都是為傳福音,這是屬靈,還是世俗呢?可不是黑白分明的事,內心的動機往往被自己壓到萬呎海底深處,探視困難。

我以前教過一個基督教與文化的課程,學員傾向對今日的社會文化何等敗壞有強烈反應,但很不明白文化對自身的影響是何等的隱藏,日常生活文化的潛移默化,比坐着被動地聽道,更牢固地形成思維,在不知不覺間,固有的思維決定我們如何看人事,如何過活。


文@黃少芬